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兜兜知道了顧禎銘的下落,已經歸心似箭,但是牽著媽咪的手,他也有些舍不得。

他轉頭看看媽咪又看看一旁一直未說話的顧禎闐。不由感慨,他和爹地真的很像。

以前他以為自己的生父就是爹地可是現在才知道,自己不是爹地的親生兒子,而是眼前這人。盡管心里不想承認,但是,這就是事實。

小小的手伸了出去,握住了那只大手。

原來和媽咪的一樣溫暖,也和爹地的手一樣有力。

突然一只軟軟的小手落在了自己的掌心,顧禎闐身子一繃,神情都緊張了起來。他慢慢低頭望去。

這么多日的相處,兜兜一直有些排斥自己,這是第一次的親近,心頭有股暖流淌過。

大手小手緊緊相握。

幾日的時間,霍清鐮已經徹底接受霍奇棟和于秀麗慘死的現實,原本溫潤的氣質變得冷硬。

現在他只想要報仇。

在兜兜和顧禎銘離開后的第二日,king拿到了Leo落腳點的位置。

“哥哥,你和king要小心。”霍清漪一臉擔憂。

霍清鐮神色清冷,“嗯,我知道。你和禎闐還有孩子今晚就回湘城。”

湘城是顧禎闐的大本營,leo根本無法染指,而且那時z國,全球最安全的國家。

“哥哥,你和我們一起回去吧!”這一次行動危險系數很高,她不想哥哥冒險。

霍清鐮清冷的眼眸,染上一絲溫度,和小時候一樣,摸了摸她的發頂,“哥哥知道。等辦完了事情,我就回去看你和孩子們。”

“哥哥~”霍清漪還要勸說。

顧禎闐拉住了她。“我會照顧好他們,你們小心。”

“放心,我會保護他。”king也出聲保證。

這么多日來,霍清鐮第一次露出笑容,“不要擔心,很快就會結束了。”

飛往湘城的私人飛機消失在夜幕中,他們的行動也正式開始。

一座廢棄的工廠,外面破敗不堪,里面卻是裝修豪華的聲色場所。燈紅酒綠,美女如云。

leo坐在一群人中間,喝著悶酒。

一人端著酒杯,帶著幾分醉意,“Leo,要我說早就應該反了king。你早這么做,兄弟們早就跟上了。”

Leo抬眉,眼里閃過一抹狠厲,“憑你!”

借著酒意壯著膽子說些逞兇斗狠話,沒想到鬧了個沒臉。

“leo,我覺得他說的對。不過現在也不晚。我們兄弟跟著你來次大的。”

其他人紛紛呼應,“來次大的。”

Leo看著眼前的人,心中嗤笑,酒囊飯袋,還想追隨自己。好笑,帶你們去黃泉,跟不跟?

嘴角露出一抹邪笑,一口飲盡杯中的酒。

如果一切都按照計劃行事。自己嘗到了哥哥品嘗過的滋味,也讓霍清鐮欲仙欲死,痛不欲生。最重要的是,在這樣的時刻,陪伴在哥哥身邊的終將只有自己一人。從此,哥哥只屬于自己。

修長的手指捏緊手中的玻璃杯,指尖都泛了白,“嘭咚”一聲,手上的酒杯撞擊在茶幾上,粉身碎骨。

可恨的是,霍清鐮竟敢不按照自己布置的線路走。更憤怒的是,哥哥竟然對著自己開槍。

手掌被破碎的玻璃劃破,鮮紅的血滴落下來,在坐的所有人都噤若寒蟬。Leo抽出幾張面紙,隨意擦拭了一下,毫不在意。

所以他下命令讓人將霍奇棟和于秀麗折磨致死,他們的慘死就是他送給霍清鐮的禮物。這一份大禮,應該配的上霍清鐮。

沒有的籌碼,扔了殺了他覺得一點都不可惜,能惡心到對手,就是他們最后的價值。

“喝酒。”

想到這里,leo的低氣壓消失,情緒開始高漲。

眾人紛紛飲酒壓驚,恢復醉生夢死。

與此同時,king的人已經混了進來。這里都是leo的人,但是他們選擇個個擊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