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顧呈走過去。

柳璇看了自家兒子一眼,終究還是說出來了。

“你自己說說,到底怎么回事,今天在酒店上發生的這些都是怎么回事?”柳璇明擺著就是想讓自家兒子把所有的事實都說來。

柳璇是個開明的母親,所以一切還是要弄明白的,要是真的是自家兒子對人家做了什么,她肯定要好好教育一下的。

顧呈一言不發。

“你說說,臺上那些事情是不是你做的?”既然顧呈不說,柳璇直接問了出來。

顧呈斂斂眸子,“這件事我會親自說給茗歐聽。”

“好好好,你現在連我們這些父母也要攔著是不是?”柳璇微微蹙眉。

“我先去找人了。”顧呈說完,徑直朝著玄關走去。

“你們瞧瞧這個孩子,還真是被我寵壞了!”柳璇也無可奈何。

“沒關系。”秦月倒是很理解,“畢竟都是孩子們的事情了,不用太計較,他們想自己解決再好不過了,也就不用我們摻和了,到時候只要等個結果就行了。”

秦月巴不得這種事情他們自己解決了,這種事情她真的不想摻和,畢竟關乎愛情,要是現在他們真的干涉了,以后孩子不幸福更加麻煩。

“嗯,秦月,還是你比較好。”柳璇笑笑。

秦月拉住柳璇的手,“不管以后這個孩子是什么結果,都不要影響我們的交情如何?”

“那是當然,我們都多少年了,比這兩個孩子的年齡都大,當然不能因為他們影響了我們啊。”柳璇哼笑一聲。

而兩個父親相互看了一眼,既然自家老婆都不管什么,他們直接進了書房,危險解除,現在可以去談談工作了。

......

茗歐隨便找了一個酒店。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