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南宋一想也對,現在茗歐才是最麻煩的,顧家和茗家肯定要讓她說明這次逃婚的原因。

不行,他總不能就這么待著什么都不做。

——南宋:你現在在哪里,我去找你。

......

“明澈醫生,你就告訴我吧,你是不是人間傳的那個神醫啊?”顧茜茜從婚禮現場出來之后就一直跟在了明澈的身后。

明澈無奈的扶住額頭,“小祖宗,你想多了,我真的不是......”

“呵,我才不信,你就是!要不然怎么能瞬間把人家的聲帶治好?要不然就是你使用了什么妖術!”顧茜茜哼了一聲。

妖術?

明澈扯扯嘴角,“妹妹,我知道你是寫小說的,但是我還是要告訴你,這個世界真的沒有妖魔鬼怪,你還是醒醒吧。”

“那我以后很著你吧,你就負責給我講一些你曾經治好的那些疑難雜癥,可以當我的素材。”顧茜茜一臉開心。

明澈:......

“你平時真的沒有什么事情做嗎?”明澈很無奈的開口。

顧茜茜眨眨眼睛,“寫小說就是我的主業啊,我要游歷四方,然后找到一些我需要的素材,現在我就是在做這些事情啊。”

明澈頷首,“既然你現在游歷到了蓉城,就好好賞一下這里的風景吧,我先走了。”

剛剛在婚禮現場的時候,明澈就是想逗逗這個小妹妹,絕對沒有別的意思。

更不想因此沾惹上麻煩,還是趕緊把人弄走吧。

“不行,我下一個想寫的就是醫生,我覺得你的素材剛剛好,所以我一定要跟著你!”顧茜茜嘿嘿笑了醫生,直接跟在了明澈的身后。

“你放心吧,我絕對不會影響你的生活的,我們就算是合作關系行不行,我負責采訪你,然后會給你付報酬的。”顧茜茜一本正經的開口。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