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這是一起涉及土地管轄權,引起的兩地糾紛之爭。

地點位于連水市和茅江市之間。

按照行政區劃分,分界線位于連水市的馬柳村和茅江市的平發莊相連的山脊線上。

一直以來,在平發莊一側,相距馬柳村不足五百米的地方,盛產一種名為“炭質頁巖”的礦石。

這是生產水泥的原料之一,外觀上與煤炭相似。

以前,附近村民,包括馬柳村的人,經常挖這種東西拿回去當煤使用,但燃燒熱值遠低于煤炭。

十五年前,茅江市水泥廠老板陳勇,發現了炭質頁巖的用處,和平發莊村委會簽訂三十年的承包合同,并取得開采許可證,開始挖礦。

經過這些年的挖掘,為其水泥廠解決了大量的原料問題,自己也賺的盆滿缽滿,成為茅江當地有名的企業家。

不過,據材料上舉證,近幾年,陳勇多次越界到馬柳村一帶開采挖掘。

并引發當地村民和陳勇的挖礦工人產生沖突。

由于前幾任連水市領導睜一只眼閉一只眼,采取強硬手段,把村民怨氣壓下,沒有出現大的亂子。

自從章廣延上任以來,對此事非常重視。

他認為,陳勇擅自挖掘連水地界的炭質頁巖,破壞生態環境不說,只為自己謀私利。

這種損人利己的做法,要堅決予以制止。

于是在他要求下,連水市國土資源局派出工作組趕赴事發地,調查取證大量證據,嚴厲制止陳勇的違法行徑。

然而,就在調查組與陳勇方對峙之際,茅江市出動公安部門,愣說調查組無中生有、無理取鬧,以保護當地企業的名義,將調查組所有成員全部扣押。

章廣延聞聽大為光火,欺人太甚。

當即命令連水市公檢法,趕赴茅江協調解決。

可茅江方面一口咬定,陳勇沒有越界開采。

連水市提供的證據,是多年前當地村民自私挖掘造成,和陳勇無關。

雙方各執一詞,不歡而散。

這件事,引得連水和茅江市政府關系緊張,雙方各自呈交報告,把官司打到了省政府。

考慮到涉及司法問題,廖士雍不好決斷。

一直等到厲元朗回來上班,直接轉交到他的手上,由他負責處理。

畢竟厲元朗身兼省政法委書記,這是他分內之事。

厲元朗看著材料,內心掀起波瀾。

這件事屬實有點上頭。

連水市長章廣延是他提拔的干部,而茅江市委書記康建勇,同樣腦門上印著“厲”字標簽。

還有一點,茅江市長許石義,是廖士雍力薦的干部。

如何平衡關系,處理這件事也預示著他和廖士雍之間的合作能否順利持續。

等于說,這是考驗厲元朗的大智慧。

觀看雙方報告中,分別提供的證據,厲元朗陷入沉思。

叫來楊自謙,讓他請徐萬東過來一趟。

出國這幾天,多虧徐萬東坐鎮,幫著處理很多公事。

見面后,厲元朗單刀直入,詳細詢問這件事的來龍去脈。

徐萬東眉頭緊鎖,唉聲嘆氣道:“厲書記,這件事不好說。先不提陳勇是否越界開采。據我了解,出現馬柳村民圍攻挖掘工人的事件之后,陳勇采取了懷柔措施,吸納不少馬柳村民進入他的挖掘工程隊工作。”

“并給予可觀報酬為誘餌,使得馬柳村民額外獲得大筆收入。不僅原連水市領導視而不見,這些得到實惠的村民因為涉及自身利益,也都裝聾作啞。”

“現在的情況是,只有章市長一人孤軍奮戰,得不到廣泛支持。在金錢利益面前,破壞生態環境就顯得不那么重要了。”

厲元朗面色凝重的說:“看來,我們在宣傳環保方面的力度還不夠,不足以引起群眾重視。”

“廣延同志的出發點在與個人利益發生碰撞之時,難以得到理解支持,這是一個大方向的錯誤,與國家政策背道而馳,值得我們深思。”

發完感慨,厲元朗果斷決定,明日啟程前往事發地,實地考察調研。

點名章廣延和許石義陪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