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都給我住口!”

    厲元朗面沉如水,手指有力的敲了敲桌子,厲聲喝道:“這是市政府,不是菜市場。看看你們,一個個像個打滿雞血的潑婦似的,哪有做領導的模樣!”

    “怪不得鬧出兩地爭奪管轄權的事件,首當其沖就是你們的思想有問題。滿腦子想得都是自己利益,就沒設身處地好好想一想,省委領導日理萬機,工作繁忙,還要為你們的一己私利操心。”

    “你們捫心自問,出發點就沒有為自己著想嗎?我不聽你們的說辭和辯解,我就問你們能不能和好?如果不能和好,我會向省委建議,換能和好的同志過來。”

    這話說得很重了。

    不是厲元朗以勢壓人,這種時候不下點猛藥,很難促成最終的合家歡。

    厲元朗發火了。

    章廣延和許石義全都低下頭,蔫頭耷腦的一聲不吭。

    這會兒,徐萬東清了清嗓子,語重心長的勸說道:“炭質頁巖是大自然給予人類的饋贈,它無私送給人類溫暖,可你們卻還給冰冷。”

    “我剛才在挖掘現場,心情很沉重。陳勇肥了個人腰包,馬柳村民也從中得到實惠,而茅江市政府的政績單上,也會寫下濃墨重彩的一筆。唯一的受害者就是大自然。”

    “你們放眼看一看,丘陵地帶被挖的坑坑洼洼,千瘡百孔。其實我挺贊成章市長的那句話,帶血的政績單不要也罷。”

    “你們兩地出現的管轄權之爭,厲書記首先想到的就是修復大自然的問題。上面以及省委三令五申,要發展健康、綠色的產業,不能以犧牲大自然為代價,盲目發展GDP。這種思想要不得,萬一因過度開采引起自然災害,出現傷亡事故,你們作為市政府的主要領導,是要擔責的。”

    徐萬東的這席話,等于把厲元朗想說的內容,完美表達出來。

    許石義使勁點了點頭,表態說:“厲書記和徐秘書長的諄諄之言,令我深感愧疚。”

    “我在這里明確表態,茅江市政府一定謹遵省委領導的要求和意見,盡快出臺修復方案。同時,要加強監督和檢查,杜絕一切過度開采,嚴格約束陳勇方面的開采行為。”

    眼見許石義都表態了,章廣延不能視而不見。

    他說:“我退一步,對于以前的事情既往不咎。按照省委和厲書記的意見要求,加強在環保領域的檢查監督工作。并在全市范圍內,進行一次大規模的環保檢查,凡是出現問題的單位和個人,將按有關法律法規嚴肅處理。”

    厲元朗滿意的頷首,“希望你們說到做到。”

    章廣延主動站起身,伸出右手,對許石義說:“許市長,之前是我想簡單了,有什么得罪之處,還請你原諒。”

    對方給出臺階,而且又當著厲元朗的面,許石義若是還揪著不放,就太不知好歹了。

    于是他也起身,和章廣延握了握手。

    相逢一笑泯恩仇,至此,這件事在厲元朗不偏不倚的調解下,終于以雙方握手言和告一段落。

    午飯安排在市政府食堂二樓包間里。

    兩張圓桌,茅江市委書記康建勇趕來,熱情陪同厲元朗等人進餐。

    飯菜不奢侈,以清淡可口為主。

    沒有上酒,只上了溫茶和礦泉水以及飲品。

    席間,厲元朗只顧埋頭吃飯,康建勇了解這位厲書記,吃飯時不愿意說話,除了禮讓大家之外,多余的話他也沒怎么說。

    吃過飯,康建勇親自送厲元朗去房間休息。

    許石義知趣,并未跟隨。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