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恰好一家媒體公司聯系他,派出專業團隊,在直播間里大肆渲染鄭立校園霸凌一事。

雖說從頭到尾沒有冠以真名真姓,可佟超露臉沒被打馬賽克的視頻,還是瘋狂的傳播出去。

很快就有網友扒出厲元朗的身份,以及白晴的家庭情況。

在厲元朗和佟超家人說話聊天時,那名女主播趁機向徐萬東問出各種古怪刁鉆的問題,使得徐萬東對她暗自警覺。

通過相關部門調查,發覺這個女主播身份不簡單。

曾經有國外留學的經歷,回國后,簽約這家媒體公司,成為網紅主播。

她言辭大膽、犀利,善于挑起地域分歧和階層矛盾,鼓動不明真相的網民,發泄對政府的不滿。

盡管直播平臺多次以違規名義關閉她的直播間,但并沒有完全封殺,導致她的視頻仍舊源源不斷出現在各大平臺上。

這種煽風點火、斷章取義的做法,已經引起寧平省國安局的高度重視,開始秘密調查這家媒體公司。

初步掌握的情況,這家媒體公司是國外控股,查來查去,最終的源頭直指杰倫姆本人。

厲元朗釋然了。

怪不得對方這么熱心腸幫助趙海泉,原來是杰倫姆對他展開報復。

要么說,控制輿論有多么重要。

輿論戰,是一場看不見硝煙的戰爭。

也是各方爭奪的主要戰場。

尤其近些年來,國外勢力分化圖謀、擾亂視聽的做法從未改變,還變本加厲,從各行各業加速推進。手段更隱蔽,危害更持久。

就說鄭立這件事,表面上看他們伸張公平正義,實際以攻擊厲元朗為名,挑起民眾的對立情緒。

這種歪風必須要制止,涉案人員必須要嚴懲。

厲元朗和白晴商量,解決佟超媽媽工作問題,徹底改變他家的貧困生活。

白晴不滿的說道:“虧你還為他們著想。是,這件事我們有錯在先,但趙海泉的所作所為,差點讓你成為眾矢之的,別人眼中的昏官。”

“你放低身段,主動登門道歉,給了他們兩萬塊錢,表明我們誠懇的認錯態度。該做的都做了,你還要繼續幫他們,會給他們留下應當應分的錯覺,助長得寸進尺的貪念。這件事適可而止,及時畫上句號,我們才能全身而退,留有余地。”

厲元朗大度的搖了搖頭,“一碼歸一碼。再說,趙海泉不過是被人利用,他也沒想到是這種結果。”

“鄭立欺辱佟超是不爭的事實,我主動登門致歉,只不過是彌補鄭海欣之前的錯誤,算不上放低身段,只是做出犯錯家長該有的道歉態度罷了。”

“是的,還有其他困難家庭。但我們不可能全部了解,只能發現一家幫助一家,這和鄭立霸凌佟超不相干。佟超家庭貧苦,經常遭到同學們的嘲笑,是事實。”

“這么小的孩子,生活在冷嘲熱諷的環境下,很容易產生自卑心理,這對于他將來的人生都是不利的。”

“老婆,我們只是拿出微不足道一點力量,卻可以改變他和他家的生活。僅從這一點上,我就覺得值了。”

“我說不過你,你說怎么辦就怎么辦吧。”白晴繳械投降。

鄭立在醫院觀察一晚,次日出院。

鄭海欣從鄭立口中得知,他受傷不是厲元朗打的,是自己不小心碰到桌子腿,被水杯砸到。

使得她對厲元朗的憎恨,在意識逐漸清晰之后,變得冷靜下來。

兩個人再次面對面單獨說話,鄭海欣沒有了往日的自負,誠懇的說:“元朗,我錯了,我不應該無休止的寵溺嬌慣鄭立,把他慣出這么多的壞毛病,你批評我吧。”

厲元朗微微搖了搖頭,“犯錯的不只是你,我也有錯。海欣,我知道你對鄭立好,可這種好要把握尺度。其實鄭立過早暴露也好,最起碼我們還有幫他改變的機會。若是他長大了,骨子里嫌貧愛富的思想根深蒂固,再想扭轉過來就不那么容易了。”

“我真誠希望,你能給他樹立正確的人生觀、價值觀,讓他這棵小樹苗不至于長歪,變成廢柴。”

話鋒一轉,厲元朗語氣嚴肅的說:“還有件事,我要鄭重提醒你注意。”

pS:元宵節快樂!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