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他從特殊渠道得來消息,市里為了穩定,縣長將就地提拔。現在上面有兩個人選,一個是副書記林木,另一個是常委副縣長錢允文。

    不過,這二人都跟季天侯和厲元朗沒有瓜葛,但是季天侯卻提出一個人名,卻讓厲元朗眼前一亮。

    金勝!

    金勝今年三十七歲,比厲元朗和季天侯都大五歲,最為關鍵的是,他也是東河大學中文系畢業,正宗大師哥。目前任甘平縣副縣長,排名還挺靠后,負責文教衛這一塊。

    厲元朗所在的老干部局隸屬于縣委組織部管轄,平時和金勝接觸不多,倒是季天侯在政府辦,因工作關系經常見面,又是校友,所以走動近一些。

    不過,僅憑這一點,和他這個小小芝麻官有何關系?厲元朗忽然看不懂季天侯葫蘆里賣的是什么健腦藥了。

    “滋溜”一口,季天侯自干了一杯,擦了擦嘴,話鋒一轉,問:“元朗,你和韓茵離婚有大半年了吧?就沒打算再找一個?”

    提起韓茵,厲元朗胸口隱隱作痛。韓茵是縣電視臺的臺花,那會厲元朗還是縣委書記秘書,可謂春風得意仕途正旺,韓茵拒絕眾多追求者,毅然決然嫁給了他。

    結婚頭兩年,厲元朗也是高歌猛進,兩年解決了副科級,算是正式邁入干部序列,第三年兼任縣委辦副主任,馬上就要升正科級,并且外放到鄉鎮去當一把手了。

    誰知人算不如天算,十分賞識他的縣委老書記突發腦淤血,倒在了工作崗位上。人走茶就涼,何況人都沒了,厲元朗這碗茶徹底變成了冰紅茶。

    外放的事泡湯不說,就連縣委辦都呆不下去,直接發配到老干部局,任排名最后一位的副局長。

    老干部局本身就是清水衙門,他這個副局長更是清水中的蒸餾水,有職無權,上班喝茶看報紙,下班正點回家做飯忙家務。在外人看來,他老實本分,是模范丈夫。可在韓茵眼里,他就是個沒出息的貨,自己大好青春都給了厲元朗,卻換來一個仕途昏暗的窩囊廢。

    沒事找事總吵架,三天一小吵,五天一大吵,數落厲元朗的話越來越難聽,硬逼他離婚。

    反正倆人也沒孩子,結婚之后經濟方面各自獨立,財產好分割,去民政局沒用十分鐘,就辦妥了離婚證,徹底結束二人五年婚姻。

    現在,季天侯說起韓茵,厲元朗如鯁在喉,喝酒的興趣都給搞沒了,拿起的酒杯赫然放下。

    見厲元朗臉色不好看,季天侯立馬賠禮道歉說:“我真不該哪壺不開提哪壺,給元朗你添堵,來,咱倆接著喝酒。”

    厲元朗并沒有舉起酒杯,而是說:“天侯,咱哥倆認識十多年了,有啥話別兜圈子,直說。”

    “好吧。”直到這會兒,季天侯才亮出底牌,說出他今天找厲元朗的真實目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