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孤煞大哥情況如何?”龍淺拉了拉玥兒給她穿好的衣裳。

“先生現在在后院的木屋里休養,丘神醫說要是他想盡快好起來,三天內都不能往外跑。”

玥兒將龍淺推回到床上,轉身取過她的鞋。

“放心吧!文謙將軍讓人守著先生,只有他肯乖乖休養,不會有太大問題。”

“嗯。”龍淺接過鞋子,隨手套上,“先去會會外面的人吧。”

童揚天無端端過來找她吃飯,準沒好事。

希望事情沒有她想象般復雜吧,等明天晚上楚東陵平安歸來,一切都會好起來的。

“龍淺,你說……外面的……會不會已經看出來我……”宋雨霏心事重重。

好歹是自己的師父,也不知道能躲到什么時候。

“看出來什么?”龍淺站了起來,“只要她不說,你別不打自招,記住自己也是文家的人。”

“知道了。”宋雨霏嘟噥著唇,點點頭。

她不是傻子,怎么會無端提起這些事?文伯伯身體還沒好,她也不希望文家人再受到任何傷害。

“等明天之后,我會離開的。”龍淺放下杯子,轉身走了。

很多事情并不是因她而起,卻好像總會和她有些牽連。

還了楚東陵的救命之恩,她也是時候上路了。

很多人都說她是楚東陵的軟肋,或許吧,不管怎么說他也是重情重義的好男人。

只因她曾經是他的妻子,他就一直護她周全。

“我可沒有要趕你走的意思。”宋雨霏跟了上去,“何況你現在能去哪?瑾王爺都出征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