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童揚天嫌殿中悶氣,讓文謙將宴席設在院子里。

宋雨霏只將龍淺送到殿門,再沒什么勇氣繼續往外走了。

現在已經不是能不能面對的問題,她是真的很擔心被童揚天看出破綻。

到時候她讓自己與她同流合污,自己該如何是好?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家人平安比什么都重要。

龍淺剛過去,文謙就往回走了。

宋雨霏看著靠近的他,舉步迎了上去:“你為什么不……”

為什么不守著那個丫頭?師父一根手指頭都能戳死她。

“皇后娘娘說要單獨與淺淺聊,我也沒辦法。”文謙不是不擔心。

但人家現在還是皇后,皇后的話,誰敢不聽?只能遠遠守著!

涼亭下,連紅纓都被攆走了,只剩下童揚天和龍淺兩個人。

大病初愈,龍淺肚子“咕咕”直叫。

在色香味俱全的膳食面前,她怎么可能還能單純地坐著聊天?

龍淺拿起碗和筷子開始大快朵頤,全然沒將坐在對面的人放在眼底。

她是吃得挺爽的,就像餓了十天八天一樣,著急了那對遠遠守護的夫妻。

“這丫頭到底有多餓啊?”

“是不是裝的,一點都不害怕?”

“文謙,你說龍淺是不是早有計劃了?”

“她還盛,都第三碗了。”

宋雨霏緊張得都快將文謙的衣袖扯掉,涼亭那邊還是一句話都沒開始聊。

一個負責吃,一個負責看,最終負責看的人受不了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