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不用我們澆水,等我將某些樹種下去,老天爺會下雨的。”樂韻胸有成竹,沒有要給陸地澆水的打算。      她都種樹了,如果還要她澆水,那就說不過去了。

    “小曦月確定天會下雨?”人形虛空瓶上手揉小契約者的腦袋。

    時光史書仍保持著器形,最為神秘。

    “會!我種了樹,老天爺不雨就說不過去了,如果天不下雨,我立馬哭給老天爺看。”樂韻昂著小腦袋,一副天不下雨莫怪我撒潑的小樣兒。

    小曦月還傲嬌上來了,石臼、虛空瓶稀罕得不行,將她的頭發差點揉成雞窩。

    虛空瓶心急,催促趕緊種樹。

    樂韻也沒拖泥帶水,小手一揮,出發!

    虛空瓶幫搬有種苗的小盤子。

    石臼抱著小契約者跑路,跑到小曦月指定的地方再放她下地,衪還幫在指定的地方挖了坑。

    至寶幫挖好了坑,樂韻放坑里放了一件符篆,蓋一塊石頭再填了一層泥土,然后才挑了一棵小樹種下去。

    種好了樹苗,再澆水,保證小樹三兩天內不會缺水而死。

    小曦月種好一棵樹,石臼撈起人又趕赴下一個陣腳點。

    人形祖寶的速度是靈舟望塵不及的存在,有石臼帶著跑路,樂韻只管出出嘴和種樹,僅用了半個月天和一個夜晚就將陸地區每個陣腳點的壓陣神樹種完。

    石臼和時光史書、虛空瓶陪著小契約者在陸地區域奔波了一圈,最后又返回了陽魚魚眼區。

    陽魚的魚眼區域是陣心中樞,環繞著湖形魚眼有好幾個陣眼。

    每個陣眼都是大陣的中樞之一,壓陣的神樹也是稀有樹種。

    在為第一個陣眼種植神樹前,樂韻再次嘗試內視星核空間,看能不能把小灰灰、靈犀猴和蛋寶寶搬出來,讓他們也沾點好處。

    嘗試再次失敗,神識仍然進不了星核空間。

    樂韻除了有點點遺憾,也沒過多糾結,把針葉樹和圓葉樹放在了沒有種子的空地上,并讓它們長成了參天大樹。

    再在離靈植空間樹較的地方放了一只玉盆,把樹屋里的戰獸蛋寶寶抱出來,放在盆里讓它曬太陽。

    然后才把寒梅簪和七星梅花槍、蠶幽靈也從靈植空間挪出來,放在靈舟的甲板上。

    萬事俱備。

    身為東風的樂韻,走到陣眼旁,先挖了一個深坑,放進去一塊有凹槽的石頭,再放五枚玉制的符篆,再用石板蓋住石槽。

    藏好了符篆,再填泥土,在泥土的頂部留下了一個小凹坑,然后從天然葫蘆法寶里取出一株三寸高的小樹苗。

    若來自地球的宣少燕少在旁,一眼就能認出小苗——它就是地球叫金銀花的植物。

    金銀花小苗甫一出現,頗像一顆太陽爆炸,驟然煥發出了耀眼的霞光。

    無量量的霞光以小苗為中心,呈放射狀向著四面八方輻射而去,不過眨眼的功夫就覆蓋住了半徑為億里寬的一片地域。

    霞光形成光柱,上端直抵神木谷的結界。

    霞光被結界暫時壓制在了結界內。

    與此同時空中仙音裊裊,無數瑞獸獸、花草樹木與祥云憑空而現,在霞光中飄然飛舞。

    靜待小契約者為陣眼位置種樹的時光史書、太古石臼和虛空瓶,看到小曦月取出的小樹苗綻放出無量霞光,皆齊齊一怔。

    小曦月她……她竟然有神木界的鎮界神木?

    至寶們悟了,難怪小曦月說她了種樹后就會下雨!

    神木界的鎮界神木不僅是神木界的寶樹,也是清虛神界的寶樹,小曦月為神木界帶來了滅絕已久的神木,老天爺還能不下雨?

    明悟的至寶們心情愉悅。

    “又賭對了!我真是個平平無奇的小天才1拿著小苗的樂韻,眼里映著霞光,笑歪了小嘴。

    如她所料,金銀花是神木界的鎮魂之寶!

    在推測荒漠就是神木谷時,樂韻就猜到神木界的鎮界之寶樹大概已經絕跡,若不然,神木界的核心之地神木谷也不至于荒蕪。

    之所以賭金銀花是神木界的鎮界寶樹,自然是因為來異界前,自己的神樹中僅有金銀花開了花,冥冥之中告訴她,金銀花與異界之行有一定的關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