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添加到主屏幕

請點擊,然后點擊“添加到主屏幕”

    事實證明金銀花就是神木界的鎮界寶樹,自然不必再把準備的各種樹苗拿出來一一試驗。

    事不宜遲,趕緊讓神樹安家落戶才是正理。

    素來利落的樂韻,也沒再磨蹭,往挖好的坑里倒進幾鏟子自己配制的營養肥料土,再栽種小苗。

    小苗沾了泥土,它身上再次綻放出無量量的霞光,霞光柱的半徑于剎那間暴增到了九億里。

    同一刻,霞光中浮出了無數鮮花、樹葉、瑞鳥瑞獸的身影,花朵樹葉在霞光涫浮回旋,瑞鳥瑞獸在霞光中翩然起舞。

    花朵樹葉與瑞獸游動的軌跡皆有一定的規律,從高空中到地面,再從地面向上,如游龍飛鳳盤旋飛舞,又似海浪起伏,云朵聚散。

    與此同時,原本被壓制在神木谷結界內的霞光也一瞬沖破了結界,出現在了神木界的天空中。

    霞光不是以光柱的方式直上云宵,而以云霞的方式映在了神木界的天空。

    綺麗的云霞鋪在空中,綻放出璀璨的光芒,整個神木界皆沐在了彩色霞光的光輝之下。

    神木界正值秋末,落葉植物大半已經經落光了葉,僅有小半落葉植物的葉子猶在脫落中,一年生的草本植物的苗也枯萎或半枯。

    當驟然出現在空中的云霞綻放出來的光芒鋪灑大地,植物以肉眼可見的速度爆青,抽芽長葉。

    霞光之下的草木無風自動,向著空中揮舞著枝條,姿勢似翩翩起舞的美女,婀娜多姿。

    神木界內的鳥獸,先是有剎那的死寂,然后向著空中展喉鳴叫,各種各樣的獸類鳴叫聲如海浪,一波接一波,傳向了四面八方。

    監管秘境各個安全城的執法們,在神木界天現異象時齊齊一震,一致尋找天象來源,懂天衍數的執法們立即掐算。

    各個安全城的管事們能離崗的迅速離崗,出了安全城在高空中尋找天象出現的具體位置。

    然而,無論執法、管事們怎么研究,即找不到天象的源頭點,也推測不出天象的吉兇和起因。

    神木界空中驟然出現的云霞仿佛它原本就在那兒似的,明明無比神秘莫測,偏偏又顯得普普通通。

    在神木界內的管事、執法們悄悄地向外發傳訊,聯絡在神木界外的高階仙士和仙君,想將神木界天顯異象的消息傳出去。

    但是,他們發現傳訊竟然發不出去!

    聯系不上在神木界外的人,管事與執法們惴惴不安,恐生變故,暗中全神戒備了起來。

    神木界外,來自清虛神界的各方勢力的仙君、大羅仙士們各據一方,他們因為的目光與神識皆無法窺破神木界的結界,從而無人察知神木界內的變化。

    搞出一波動靜的當事人樂小蘿莉,栽妥了小苗,正想給小苗再培一層泥土,空中華光一閃,天地元氣凝聚的靈氣流漿如瀑布傾盆而下。

    從空傾泄的靈氣流漿瀑布,正好將整個盆地全部籠罩在其中。

    靈氣流漿中的鴻蒙之氣濃郁得如棉花,樂韻極目一望,目光僅能涉及百里以內的地域,再遠的地方就看不清了。

    靈氣流漿與霞光混合,光彩也朦朦朧朧,更加神秘。

    太古石臼、時光史書、虛空瓶不稀罕普通的天地元氣,但靈氣流漿里除了至純的混沌之氣,還有造化之力與各種法側力量,衪們也稀罕,一個個立在空中吸收靈氣流漿。

    圓葉樹針葉樹頭頂的靈氣流漿全截住,納歸己有。

    置身于濃郁的混沌靈氣中,令人通身舒暢,樂韻一邊運轉功法吸收天地元氣,再為小苗培了一層泥土地,拿出一只盛水的壇子小苗澆水。

    一邊澆水一邊碎碎念:“小苗啊,你在這里安家落戶后要茁壯成長呀,也莫忘了家鄉,家鄉也不會忘記你這個遠游的孩子。

    從我們那里出來的孩子,歷來沒有受委屈的習慣,以后不管是神尊還是祖尊,誰欺負你就揮小手手抽誰,使勁兒地抽,往死里抽就完事。

    你記得喲,你不是一個人,你也是有后臺的,實在打不過你就哭,哭不管用也不要慫,大不了咱不挨這兒,你封印自己找個地方沉睡,等我什么時候來看你時知道你在這過得不開心,我帶你和你的小伙伴們回家……”

    小家伙在跟神樹小苗叨叨,三件至寶:“……”

    虎還是小曦月最虎!

    就是不知道神木界意志聽了小曦月的話有何感想。

    不過想來神木界意志不會當回事,畢竟一界意志只會以規則條規來論事,是沒感情的。

    至寶們很放心,沒提醒小曦月嘴下留德別教壞神樹。

    沒感情的神木界意志:在神木界扎了根的樹,生是神木界的樹,死

添加到主屏幕

請點擊,然后點擊“添加到主屏幕”

的樹,死是神木界的樹魂,還能讓他被誰氣跑,木族的神尊祖尊全白活了。

    樂韻胡說八道的瞎說了一通,將泥土澆透了水,再弄了一層干巴巴的泥土覆蓋住濕土,再去第二個陣眼處。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