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添加到主屏幕

請點擊,然后點擊“添加到主屏幕”

    種植小能手樂韻,一心一意地在陣眼上種植鎮界寶樹,同時也不忘記向四周撒幾把靈植種子。

    她安心種樹,兩耳不聞窗外事,而當第十五顆陰陽兩生樹的小苗落地,神木界內天空的云霞驟然擴張,覆蓋住了整個天空。

    同時,神木界再也壓制不住神樹的寶光,彩色霞光沖破神木界的結界,現身于清虛神界的虛空。

    霞光騰空而現,化為了巨大的彩霞云團,五彩斑斕的霞光云團正位于神木界的上方,熠熠寶光也直接照耀著神木界。

    霞光乍現,寶光熠熠,那么耀眼的天象就那么明晃晃地顯現在了神木界的結界上虛空中,莫說眼沒瞎,就算眼睛瞎了,仙士的神識也能感知到。

    分散在神木界結界外各方的仙君與大羅仙士眼睛沒瞎,自然于第一時間發現了天生異象,也猜到必定是神木界發生了大事。

    各方人馬立即給進入神木界的仙士和宗門/家族弟子發傳訊,卻發現聯絡不上進入神木界的仙士或弟子。

    傳訊中斷,也更能證明神木界有了變故。

    各方人馬緊盯著神木界的結界和上空的霞光。

    仙君和大羅仙士的目光與神識皆無法窺透神木界的結界,他們看不到神木界內的情況,卻發現空中的云霞團越來越絢麗多彩,光芒也越來越璀璨。

    神木界內與界外的霞光隨著鎮界神樹的數量增加而變化,每當神木谷多一株鎮界寶樹,霞光增濃一倍,光華也更明亮更皎潔。

    而種植小能手,并沒有關注種植了樹后天象有何變化,兢兢業業地種樹、播撒靈植種子。

    當把第九個陣眼的鎮界寶樹種下去,樂韻再抬頭向上看,看了一眼天象,目光就頓住了。

    不僅小盆地的上空彌滿了霞光,神木界的天空也霞光彌漫,五光十色的祥云霞光里瑞獸盤旋,花葉飛舞。

    小盆地的霞光從地面直接天空,光芒璀璨奪目,彩光里瑞獸與花葉翩躚,美如夢幻。

    看到彌獸神木界的霞光,后知后覺的樂韻,喃喃自語了一句:“動靜好像有點大埃”

    太古石臼、虛空瓶和時光史書微笑,這動靜何止有點大,分明是非常大!

    不過沒關系,有神木界意志遮掩,外界的神尊也窺不到這里發生了什么,更不可能找不到天象源頭。

    神木界的樹神則全部沉睡了,哪怕醒了,衪們知道了天象源頭,只會想辦法遮掩,不讓外界窺視神木谷。

    何況,小曦月有天地瞳,有天地瞳幫她遮掩天機,莫說神尊,就是祖尊想推演天機也推演不出來,還有可能遭反噬。

    至寶們不擔心天象會引來麻煩,超淡定。

    神木界上空的異象,也驚動了清虛神界各方的神尊們,一尊尊神尊要么親自動身前往查看,要么推演天衍數。

    然而,正準備動身前往神木界的神尊,莫明心悸,各各掐指一算,默默地擱下了前去神木界的行程。

    推演天衍數的神尊,演算半天,得到的都是一片空白。

    什么也沒算出來的神尊,也知曉天機不可測,立即放棄推演。

    清虛神界各族的神尊們就此消聲匿跡,沒哪族的神尊駕臨神木界外湊熱鬧。

    喃喃自語了一句的樂韻,也沒思考天象會不會引來大能窺視,麻利地在四周撒了靈植種子,歡快地跑到石臼身邊,跳衪手臂上坐著。

    “前輩,我決得我到了沖擊凡仙階的時候了,準備晉個階,請晚輩送我去湖泊上空。”

    小曦月快樂的得只小麻雀,太古石臼笑著問:“不在這里晉階嗎?”

    “我晉階需要大量的天地元氣,在這里修煉晉階會搶走樹木的靈氣,換個地方比較好一些。”

    “那行,去湖泊上空。”

    石臼邁步就走。

    時光史書和虛空瓶也緊隨其左右。

    至寶們轉眼就離開了小島,到了湖泊上空。

    石臼將小曦月放空中,衪和時光史書、虛空瓶退到了百里之外,立在空中吸收寶光和有法則力量的天地元氣。

    樂韻把新得的九色神蓮放空中,在蓮臺里坐下,再往丹田里塞了一大堆的礦石,然后才安安心心地修煉。

    她不修煉,處處太平,當她運轉功法,短短幾秒的功夫就將方圓一里內的天地元氣吞噬一空。

    更遠處的天地元氣受了吸引,瘋了般地涌了過去。

    僅十幾個呼吸的功夫,小蘿莉四周便凝聚出一個巨大的元氣旋渦,她位于旋渦的中心,身體如黑洞,將涌來的天地元氣吞噬掉。

    旋渦越來越大,不到半盞茶功夫,百里內的天地元氣都被抽空,靈氣旋渦不斷向外擴大。


添加到主屏幕

請點擊,然后點擊“添加到主屏幕”

/>

    三件至寶又后退了一百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