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痛,樂韻痛得死去活來,活來死去,痛著痛著,又一次意識模糊。

    她身上在冒黑汗,細密的黑色物不停的從毛孔里滲出來,臉上胳膊上腳上像刷了一層黑漆似的,剛換的干凈的白色t恤也逐漸變黑。

    黑色物質比油脂似的汗更兇猛,一波一波的從體內排出,最先的黑汗色澤最深,烏黑烏黑的,慢慢再變淡,呈灰黑色,再變成灰色,最后變成灰白,最后是透明的呈油性的汗水。

    最先排出體外的黑汗太濃,就算之后的汗顏色淺淡,前前后后混合在一起,也是黑色的。

    縮成團的樂同學全身發黑,那樣子宛如用黑漆刷了好幾遍,比非洲人還黑,她滾過的地面也被粘涂一層黑乎乎的污跡。

    痛得全身麻木,意識模糊的樂韻,像死狗一樣一動不動,過了好半晌,她的意識才慢慢恢復,感覺小腹里還是滾燙滾燙的,試著動了動,全身酥軟,連抬手指的力氣都使不出來。

    一動不能動,她還是很開心,瞪著上方的象牙白色,愉快的吼吼:“姑奶奶又活過來了!”

    回答她的是她自己的回音。

    她躺著,覺得小腹的熱量有部分正慢慢的鉆向全身,這一次變得溫和多了,暖暖的熱量所過之處如清風過境,真正心曠神怡,神清氣爽。

    之前連動手指都困難,現在,樂韻感覺自己好似有使不完的勁兒,一個骨碌爬起來,坐直,看到眼前兩條黑乎乎的腿,再舉起手臂,也是黑乎乎的,像兩截黑鐵,她瞪著唯一能分出色彩的眼睛,張著嘴發呆。

    “嗚,我的衣服!”好半晌后,樂小同學仰天悲嚎,衣服又報廢了!

    她是窮人啊!

    是窮得一百塊都沒有,需要領救濟金過生活的窮娃子,一天之內報廢兩身衣服,等于有一百多塊的錢打了水漂兒。

    早知道如此,當初她就不該另換衣服,等吃掉那支白嫩嫩的植物,一起排完毒再換衣服。

    哭,哭得的淚流滿面的樂韻,悲催的站起來離開空間,回到洗澡間,連人和衣服一起站在水籠頭底下沖,沖了一遍又一遍,一邊洗一邊嚎,為什么會這么臟?

    她才十四歲,十四年能積累這么多殘留物,照這樣計算,那些五六十歲的人身上又該有多少雜質?

    有句話叫“身在福中不知福”,樂小同學不懂靈參有多珍貴,所以不知道吃掉靈參后,等于從內里到外被淬練了一番,骨骼、經脈、細胞也被徹底的改造,身體純粹的不帶一絲雜質,具備自動排雜排毒功能。

    樂同學揀了天大的便宜還蒙在鼓里,為自己的衣服心疼肉疼,又洗了一個長澡,反復搓洗十幾遍,勉強讓衣服能看出是白色的。

    她知道想救衣服回天乏術,將衣褲擰干,穿戴在身,側耳聆聽,此刻,不得不正視之前一直被忽略的問題——她的聽力逆天了,人在洗澡間,能聽到同一層樓以及下一層樓宿舍里的響動。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