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愛美之心人皆有之,尤其是女生們沒有幾個是不愛惜容顏的,聽說有那么好的去疤治傷藥,爭先恐后的往樓上擠,想追著樂同學探聽藥膏來源或者去討要一點備用。

    女生們追了幾步,得悉藥是一位道爺給的,恍然大悟,出自道教圣山的武當名藥,藥效當然好了。

    她們不會懷疑樂同學說謊,房縣離道教圣山不遠,以前山上德高望重的道爺經常下山行善,有時到誰家投宿,會贈送一點藥當作食宿費,老輩們交口稱贊道爺們的藥是神藥。

    遺撼的是現在道觀供養綽盈,道爺們很少下山,只有小道士們為修行而下山,也沒聽說會贈藥,更遺撼的是好不容易聽說樂同學還有道爺們的贈藥,卻用光光了。

    女生們倍感遺撼之際,聽到悲憤的嚎叫—“啊啊,樂韻你個敗家子,那么好的藥膏你竟然就那么用光光了,竟然不給姐留點,你個坑貨,姐姐打死你算了……”

    膏藥問題轉移了大家的注意力,張婧混在上樓的隊伍里爬回教室,也因在樓梯間自己矢口一句驚叫泄露了自己的底,讓同學們都知道自己也打傷樂韻的臉,讓同學們對她的同情度大大降低,她也隱隱感覺到了,安分的不再背后說樂韻壞話。

    隨口扯個謊把自己臉上無傷痕的事給圓滿的圓過去,樂韻謝天謝地謝道爺的感謝了一遍,感謝今天的各方神明保佑,感謝道爺保佑她逃過一劫啊,以后有了錢,一定要去拜道觀,感謝道爺威名庇護。

    她心里一直惦記著空間種什么東西好,熬到中午放學,找了借口,甩開粘人小肚子,一個人麻溜的溜出學校,上街買種子。

    賣種子的街道離學校有點遠,樂韻不得不乘車,轉換兩路公交,到專賣種子和農具類的街,先買了種花用的小鋤頭和小鐵鍬,再去找種子,挑來挑去,最后挑得易種又適時令的西瓜、豆角、青瓜、生菜、小白菜等種子,她最想買西紅杮種子,沒有賣,跑去買幾個紅透的西紅杮。

    就那么點東西,花去五張大團結,把樂同學心疼的跟割肉似的,走到偏僻無人的小巷子的建筑轉角將東西扔空間,考慮到宿舍里人多,進空間不太安全,樂韻跑到醫院公共廁所,偷偷的玩了一把消失。

    雖然從廁所進空間實在讓人心里不舒服,總比在街上忽然消失的好,大街上有些地方有監控攝像頭,萬一被拍到,人家還以為發生外星人事件,她不想當被關進實驗的小白鼠。

    空間里安靜得好似被遺忘,空氣卻是無比清新。

    樂韻跑到花圃邊脫鞋,赤著腳踩進地去種東西,農村長大的娃,還是窮人家的孩子,她從小田里地里的活一把抓,知道怎么種植。

    第一次做試驗,也不用肥料,一鋤頭刨個小坑,將種子放下去,再用泥土掩蓋,泥土要薄,蓋太厚會把種子悶死。

    一鋤頭一個坑,三下兩下種好一包西瓜籽,幾棵青瓜,撒了一把小白菜,把西紅杮捏爛撒在泥面,再在表面撒上一層細泥,進行育苗。

    怕在空間呆久會穿幫,樂韻匆匆忙忙的種了幾樣趕緊溜出空間,洗好手,光明正大的離開。

    高考前的最后一個月即是沖刺階段,也是自我復習階段,老師們有針對性的對大家比較薄弱的地方做加強鋪導,各班也做好計劃,基本每五天做一套題加強鞏固知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