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a2();

read2();眼前這個金蛟龍族的人,聽到岑彩萱的話,一時之間沒有反應過來。

    他沒想到,眼前的“封林”還有這種癖好。

    他身為一個人大男人,讓人說出這種話,還要露出這種表情,他想死的心都有了。

    可真的當死亡就在眼前,他還是覺得活著更好。

    “好!我做!我做!”

    這個金蛟龍族點點頭,按照岑彩萱的話,在這里表演。

    岑彩萱只是想多有一個底牌,活了這么多年,一直沒有超過大成七階,可她卻經常混跡在大成九階,甚至是升華境界的層次里。

    沒有對應的心計,她根本不可能活到現在。

    岑彩萱有個習慣,那就是只要有機會,就會讓手中多一張底牌,哪怕這個底牌永遠用不上,但手上一定要有。

    這次也是一樣,放這個人走了,什么也得不到。

    還不如讓自己多張底牌,也不費事,十幾秒而已。

    她拿著手機,將眼前這個人的表情和話語,全都錄了下來。

    然后他又將手機翻轉,對著自己,說道:“哎,長這么大,第一次見到這種女人,我都說我有老婆了,趕都趕不走。”

    要知道,現在岑彩萱的像貌和聲音,都是封林,

    視頻上的錄像,自然也是封林的樣子。

    “好了,沒你的事了,可以走了。”

    岑彩萱對眼前的金蛟龍族擺擺手。

    “走?大哥,你不對我……咳咳!多謝大哥,我馬上離開你的視線!”

    這個人拿起一旁的衣服,眨眼間消失在這里。

    與此同時,封林也來到岑彩萱的面前。

    他奇怪的問道:“你剛才干什么了?”

    “沒事,那個人解決了嗎?”

    岑彩萱笑著把手機收起來。

    “解決了,這個人還有些手段,明明我都斬斷他的手了,他還不逃跑,敢繼續和我對打。”

    封林笑著說道,“我直接斷了他一條胳膊,才逃走的。”

    “或許這些陣法形成的分身家人,都有著不同的性格。”

    岑彩萱思索道。

    “走吧,別傻站著了,一會兒跟丟了就傻眼了。”

    封林說話間,便朝著剛才那個分身逃走的方向趕過去。

    岑彩萱跟在封林的身邊。

    兩人一直悄悄的跟上去,不讓那個分身發現。

    果不其然,分身似乎能找到陣法所在,突然消失在遠處。

    封林看著地形,發現這里并不是剛才轉移的地方。

    看來那個黑袍人是故意的,讓封林出現在距離陣法那么遠的地方,就是怕他再次找到這里。

    封林和岑彩萱,一同來到附近尋找。

    最終,封林停在一處山坡處,這里就是陣法的地點。

    “跟我進去,全程要跟著我,別再走丟了。”

    封林看了眼岑彩萱后,便跳進陣法。

    岑彩萱立即跟了上去。

    兩人來到這里后,依舊能看到陣法上,有著非常多的黑影,他們正通過陣法,修復著受傷的身體。…。。

    “又是你!”

    遠處傳來一個沙啞的聲音。

    岑彩萱的臉色驟然一變,慌忙說道:“封林!是升華境界!”

    封林將手落在岑彩萱的肩膀上,“別怕,升華境界又如何,說到底只是個分身,我可以輕易的解決他!”

    “輕易的解決?你的口氣是真的大。”

    那個黑袍人再次來到封林等人面前,“這么多年,這個遺跡確實來過一些所謂的天才,像你這么猖狂的,還是頭一次見。”  “那是因為你沒早見到我。”

    封林張開雙臂,身體浮現出一圈圈的符文印記,“我們腳下的陣法,可以修復這些分身,如果我將陣法給毀了,你的這些分身,應該都變成一次性了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