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騰達,此玉是我留給于峰的生日禮物,如果哪天我出事,出事后的第三年便把此石交給于峰。”

“記住,不要弄錯!”

“這代價你負擔不起!我把一切賭注都壓在于峰的身上,如果輸了,后果不堪設想!”

畫面到這里便戛然而止。

于平邦眉頭微皺,那黑色玉石到底是什么東西,為什么于騰達的父親如此謹慎?

他想繼續追溯,卻發現于騰達脖子和臉上都青筋暴起,很是難受!

這種術法,對于騰達是一種摧殘!

于騰達想要掙扎,他雖然血脈特殊,但終究沒有修煉,又被這么多強者壓制,如何能抵抗!

他嘴角漸漸溢出鮮血。

那道力量被這么多強者的全力一擊壓制!

他現在只能憑借自己的意志抵抗!

怎能不受傷!

于平邦看了一眼于騰達,眼神倒是變的冷漠了起來。

固然面前這家伙可以幫助他進入不周界于家,但已經不重要了。

他發現那秘密更為重要!

不周界于家沉寂千年,為何突然在幾十年前去華夏!

結合于騰達的部分記憶,應該是為了那老頭的骨灰!

不周界于家將那老頭的骨灰和靈牌放在了不周界于家的祠堂,足以說明這老者身份不一般!

而他那多次交代的黑色玉石,必然是最大的秘密所在!

這黑色玉石就在一個叫于峰的青年身上!

一切清晰!

于騰達再也承受不住,嘴里鮮血不斷吐出!

而于平邦還在瘋狂掠取!

眼看于騰達將瀕臨生死之極,一道白袍身影卻是驟然出現!

正是于峰!

于峰自然第一時間就看到了這群人對父親的所作所為!

這一刻,心中怒火徹底燃燒!

如果他再等一天,亦或再晚幾分鐘,他和父親便只能陰陽相隔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