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太燙手了。

姜潮汐心跳加速,喉嚨發干。

想掙脫陸炎霆的鉗制,他卻把她的身子板了過去,和他面對面。

兩人的鼻尖貼在了一起。

陸炎霆灼燙的呼吸和姜潮汐的呼吸糾纏在一起。

他的呼吸又沉又重,似乎在艱難的壓制心底的困獸。

姜潮汐眨了眨眼,朱唇微啟,還未說出話,陸炎霆已經吻上了她的唇。

將已經到嘴邊的話,全部吞入腹中。

姜潮汐閉上眼,淺淺的回應陸炎霆的吻。

她的回應,好似在他的體內點燃了一把火。

熱烈得要將她焚滅其中。

陸炎霆抱著姜潮汐,一起沉淪在欲望之中。

此時的另一邊。

黎可兒也在和宋廷越說姜潮汐和陸炎霆的事。

“汐汐姐說,她和陸總一周才做一次,哈哈哈,做得太少了,陸總明顯體力比你好啊,我們都是每天做。”

“一周一次,她是想憋死陸總嗎,哈哈哈,我就說,看陸總一副欲求不滿的樣子,哈哈哈我告訴汐汐姐,要跟上陸總的節奏。”

她穿著真絲睡袍,腿直接往宋廷越身上一放,修長潔白的玉腿,格外的勾人。

宋廷越握住她的小腳,輕撫她的腿。

聽到黎可兒說姜潮汐和陸炎霆的房事,宋廷越雖然心里不舒服了一下,但也沒有太大的感覺。

那種痛不欲生的感覺,已經沒有了。

黎可兒已經占據了他的心。

取代了他心中姜潮汐的位置。

黎可兒湊近宋廷越,眨了眨眼,問:“聽我說這些,你會不會難過?”

“不會!”他搖頭,矢口否認:“不會難過。”

“真的嗎?”黎可兒似乎不太相信,湊得更近,看得更專注,似乎想在宋廷越的臉上,看出他難過的蛛絲馬跡。

但是宋廷越很平靜,看不出難過的樣子。

黎可兒仍然不死心,追問道:“你真的不難過嗎?”

“不難過,我現在只把汐寶當妹妹看待。”

宋廷越摟住黎可兒的腰,讓她的嬌軀和他的胸膛緊緊貼合在一起。

低啞的嗓音帶著魅惑人心的魔力。

“不要胡思亂想。”

黎可兒捧住宋廷越的臉,問:“你是不是已經愛上我了?”

“應該是吧!”宋廷越給了一個不那么爽快的回答。

黎可兒不高興的嘟起小嘴:“是就是,不是就不是,什么叫應該是吧?你敷衍我!”

她說完,推開宋廷越,也把自己的大長腿從宋廷越的身上收了回去。

然后翻了個身,背對他。

黎可兒越想越憋屈。

今晚不想和宋廷越做了。

兩個人天天做,都不知道他是不是真的愛她。

她又不是他泄欲的工具。

宋廷越看到黎可兒生氣了。

也為自己剛才的回答懊惱。

他湊過去,把她抱在懷中,笑著說:“別生氣了,我只是不好意思,其實我是愛你的。”

終于聽到宋廷越說愛自己。

黎可兒心里高興了一下,但又很快板起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