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第二天,也是這樣,宋廷越回來的時候已經是深夜。

黎可兒躺在床上裝睡。

宋廷越沖了澡,就上床親吻她,和她做最親密的事。

還好沒開燈,不然宋廷越就會看到黎可兒臉上的淚水。

結束之后,宋廷越又抱著她,等她睡著再離開。

宋廷越一走,黎可兒就下床走到落地窗邊,看著宋廷越的車離開。

她沒忍住,又難過的哭了起來。

早知道愛上他會受傷,當初就不要愛上他了。

這種患得患失的感覺好難受。

因為心情不好,也影響了更新。

黎可兒斷更了兩天,編輯苦口婆心的勸她,開導她,她才能勉強寫兩三千字。

以前寫兩三千字,只需要一個小時,現在寫兩三千字,要寫一天。

心情郁悶,完全寫不出來。

黎可兒越來越痛苦。

幾天后,宋廷越終于忙完了,早早回到家,想陪黎可兒吃晚飯。

傭人卻告訴宋廷越,黎可兒好幾天沒吃晚飯了,這幾天每天都只吃一頓飯。

有時候一天都不吃飯。

宋廷越也知道自己這段時間工作太忙,忽略了黎可兒,他特意給黎可兒買了禮物。

他抱著給黎可兒買的花和項鏈,快步上樓。

到書房門口,敲了敲門。

“可兒。”

他喊了一聲,沒聽到回應,就自己打開了門。

有時候黎可兒戴著耳機聽音樂,聽不到敲門聲。

黎可兒背對著他。

穿著一件淡藍色的吊帶裙。

單薄的香肩,似乎更單薄了。

宋廷越輕手輕腳走過去,一只手抱花,另一只手從后面抱住黎可兒。

黎可兒單薄的身軀猛地一僵,機械般的回過頭。

“你回來了!”

聲音淡漠,似乎透著濃濃的悲傷。

宋廷越這才看清黎可兒的臉,竟然憔悴了很多,以前臉頰肉嘟嘟的,有點兒嬰兒肥。

現在臉頰都沒肉了。

整個人都清瘦了不少。

眼眶也黑黑的。

看起來精神狀態很差。

“可兒,你怎么了?是不是生病了?”宋廷越連忙把花放旁邊的桌上,把黎可兒從電競椅上拉起來,仔細打量。

黎可兒瘦了一大圈。

看起來病懨懨的,沒精打采。

“我沒生病,只是最近胃口不好。”黎可兒不著痕跡的推開宋廷越的手,又坐回了電競椅,戴上耳機,繼續聽歌。

對宋廷越的態度,冷淡了很多。

以前他回來,她都很熱情。

抱著他親了又親,好像怎么親都親不夠。

今天不但不親他,似乎還不想看到他。

眼神中,已經有了疏離感。

宋廷越這才發現問題的嚴重,急急的問:“可兒,到底怎么了?”

為了讓她安心,他每天晚上都會回來交公糧。

她還是不高興了。

宋廷越摸了摸黎可兒有些油膩的頭發,把她的耳機取下來,解釋道:“對不起可兒,這幾天我太忙了,沒好好陪你,我明天后天都休假,可以陪你,你想去哪里玩,我們一起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