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聞言,宋廷越啞然失笑。

見他不說話,黎可兒以為他默認了。

心里更難過了。

她還要假裝堅強。

宋廷越溫柔的吻去黎可兒臉上的淚水,說:“小傻瓜,這段時間我真的很忙,我怕你一個人在家擔心我,才晚上抽時間回來看看你,這幾天我連睡覺都沒時間,除了回來陪你,都是在公司,我每天那么積極的交公糧,哪還有力氣去找別的女人。”

黎可兒瞬間不哭了,睜大紅腫的眼睛,問:“你真的這么忙?”

“真的。”宋廷越捧著黎可兒的臉,懊惱的說:“早知道你會胡思亂想,我就和你說清楚了,以后不要再鉆牛角尖,有什么事,就直接和我說,給我一個解釋的機會。”

黎可兒撇撇嘴:“白白難過了這么多天,我還以為你外面有人了……嗚嗚……”

忍不住又哭了起來。

也不知是難過還是高興。

“我有你就夠了,這輩子都不會有別人。”宋廷越再次吻去黎可兒的眼淚。

他的吻起起伏伏,從黎可兒的臉一直蔓延到脖子,再從脖子,蔓延到胸口。

吊帶裙下面,她什么都沒穿。

他一口咬了下去。

精準的咬住了目標。

“唔……”黎可兒嚶嚀了一聲,情不自禁的抱住宋廷越。

黎可兒杏眼迷離,看著宋廷越。

宋廷越也滿目深情的看著她。

黎可兒修長白皙的雙腿盤在宋廷越的腰間。

兩人的身體越纏越緊。

你中有我,我中有你,難分難舍。

風雨飄搖之后,黎可兒越想越氣,在宋廷越的胳膊上咬了一口。

“你這個大混蛋!”

宋廷越被她咬,不但不生氣,反而笑了出來。

“哈哈哈……”

“你笑什么笑?”黎可兒氣呼呼的質問。

“沒什么!”

“快說,不然我又要咬你了。”

“好吧,我說,看到你這么在乎我,我其實還挺開心。”

宋廷越的唇角比AK還難壓。

“有病!”黎可兒罵了他一句,很快唇畔噙上了甜蜜的笑。

宋廷越緊緊摟著黎可兒,語重心長的說:“以后不要再胡思亂想了,你看看你,這幾天不好好吃飯,不好好睡覺,把自己折磨成什么樣子了,瘦了好多,都咯手了。”

“你嫌棄我,你竟然敢嫌棄我!”

黎可兒猛地坐了起來,掄起拳頭就要打宋廷越。

“我不是嫌棄你,是心疼你,傻丫頭,以后不要再胡思亂想了,不要內耗,有事就和我說。”

宋廷越抓住黎可兒掄拳的手,把她拉入懷中。

兩人又糾纏到了一起。

忙完正事,宋廷越和黎可兒開始閑聊:“明天我們一起去看看師傅。”

“好。”黎可兒乖巧的應。

這幾天宋廷越太忙了,沒時間陪鐘老,秦牧野就把鐘老接走了。

秦牧野安排鐘老到處游玩,他全城陪同。

原來秦牧野也邀請了姜潮汐一起,但是姜潮汐要上課,沒時間。

明天是周末,他和姜潮汐都要去見鐘老。

他已經和姜潮汐約好了。

黎可兒突然想起一件很重要的事:“你什么時候跟著陸總學健身?”

“咳。”宋廷越輕咳了一聲,敷衍道:“有空的時候吧,這幾天沒空。”

“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