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秦牧野這樣的人,心里想的,都是算計。

她并不想和他這樣的人沾上邊兒。

秦牧野搖頭,眸色幽深的望著姜潮汐:“不對,我是真心喜歡你,我讓我爸爸買你的畫,也并不是為了賺錢,只是想留住所有和你有關的東西。”

秦牧野抿抿唇,突然面露憂傷:“我也不瞞你,我父親給我安排了門當戶對的未婚妻,逼著我娶她,我父親去世之后,我才有自主權,終于可以做自己想做的事,汐寶,我們重新開始吧,這一次,我不會再騙你。”

秦牧野說得情真意切。

姜潮汐卻心如止水。

年少時的喜歡,早就湮滅在了回憶中。

甚至想不起來了。

姜潮汐正色道:“秦先生,要合作,可以談合作,如果談感情,就算了,我只愛陸炎霆,雖然我和陸炎霆離婚了,但我和他的感情,比離婚前更好,他確實傷害過我,但他也用他的命,補償我了,我的命,是他用自己的命救回來的,我不會和他分開。”

姜潮汐說完,轉頭朝陸炎霆和寧寧走去。

陸炎霆和寧寧,才是她此生的最愛。

陸炎霆看到姜潮汐走向自己,心頭一喜:“汐汐。”

姜潮汐笑著說:“里面好多我的畫,你要不要去看看?”

“好啊!”陸炎霆眉梢眼角都浸滿了笑意。

姜潮汐抱過寧寧,讓陸炎霆進去看她的畫。

她和寧寧就坐在沙發上吃水果。

宋廷越也去欣賞藝術品了,黎可兒看了一會兒,沒什么興趣,就回到客廳,坐在姜潮汐身旁。

“汐汐姐,秦先生簡直就是小說里面走出來的人物,有莊園,還有直升機,說不定還有私人飛機,太有錢了。”

黎可兒說得眉飛色舞,今天算是長見識了。

姜潮汐輕笑:“師兄也有錢啊,只是比較低調罷了。”

“嘿嘿,還是低調點兒好。”黎可兒眼角的余光瞥了一眼在欣賞畫作的宋廷越。

那眼神甜蜜得能擠出水來。

姜潮汐看了都羨慕。

也許她和陸炎霆在一起的時間太長了,已經沒有了這種蜜里調油的感覺。

她看他,就是很平常的眼神。

而黎可兒和宋廷越還在熱戀期。

時時刻刻都想黏在一起。

黎可兒突然想起一件好笑的事,忍不住笑了起來。

“哈哈哈,汐汐姐,我給你說,真是太搞笑了,前幾天廷越很忙,但是他晚上還是抽時間回來陪我睡覺,等我睡著了他就回公司,有一天晚上,我突然醒了,看到他走,還以為他趁我睡著,去找別的女人,把我氣得吃不下飯,睡不著覺,在家里哭了好幾天,人都瘦了一大圈,你看,我都有黑眼圈了。”

姜潮汐剛才就發現了黎可兒的黑眼圈。

還以為是宋廷越最近太努力,讓黎可兒晚上睡不好呢。

結果是這個原因。

她忍不住笑了:“你沒問師兄嗎?自己一個人難過?”

“我沒問,在家里自己腦補了好多狗血劇情,把自己難過得要死,我都哭死了……”

黎可兒羞赧的說:“汐汐姐,我是不是很蠢?廷越總說我傻,我真的傻嗎?”

“不傻啊,你是太喜歡師兄了,所以才會很在意,而且要怪就怪師兄,沒有提前告訴你他晚上要回公司,讓你誤會了,所以,都是師兄的錯,你沒有錯,是師兄蠢,不是你蠢。”

黎可兒被姜潮汐的一番話給安慰到了。

她眉開眼笑的說:“汐汐姐,我最喜歡和你聊天了,和你聊天好開心。”

“開心就好,沒事就找我玩。”姜潮汐也很喜歡黎可兒。

沒有壞心思。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