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看到姜潮汐和陸炎霆坐在一起有說有笑,兩人的手還緊緊相握,秦牧野的眸色就暗得不見天日。

垂在身側的手,握成了拳。

在秦牧野家吃午飯,宋廷越和姜潮汐陪著鐘老喝茶,秦牧野則在一旁泡茶。

陸炎霆帶著寧寧在花園里玩,黎可兒一直陪著寧寧。

黎可兒笑著對陸炎霆說:“陸總,我今天問汐汐姐了,你們為什么不復婚。”

聞言,陸炎霆的表情瞬間嚴肅起來。

他急急的問:“她是怎么回答的?”

黎可兒復述了一遍:“汐汐姐說,她覺得結婚證并不能束縛人心,她希望你和她在一起是因為愛她,而不是因為結婚證,你不愛她的時候,隨時可以離開,她也不會挽留。”

聞言,陸炎霆眸色深沉,若有所思的轉頭,透過巨大的玻璃,看著姜潮汐。

姜潮汐也看到了陸炎霆。

她沖他招了招手,兩人默契的相視而笑。

……

入夜,黎可兒跟隨宋廷越回家。

回去的時候,黎可兒昏昏欲睡,她放低車座,躺了下去。

到家她就醒了。

卻沒有睜開眼,而是繼續裝睡。

宋廷越把車停穩,下了車,繞到她那邊,打開車門,俯身解開黎可兒身上的安全帶,手托著她的腰和肩頸,想把她抱起來。

黎可兒卻突然抱住他的脖子,奉上香吻。

突然被黎可兒親,宋廷越悶笑一聲,扣住她的后腦勺,加深了這一吻。

他高大的身軀也在不知不覺間,壓在了黎可兒的身上。

不斷的調整姿勢。

找到了最舒服的位置。

黎可兒柔軟的身軀,比乳膠床墊還舒服。

宋廷越的吻從黎可兒的唇一路向下蔓延,經過她白皙修長的脖子,一直到她的胸口。

他骨節分明的大手一顆顆解開她身上花邊白襯衫的紐扣。

紐扣解開之后,大片的春光呼之欲出。

就這樣半遮不遮,半露不露的狀態,最是撩人。

黎可兒的纖纖玉指從宋廷越的臉頰拂過,落到他的胸口,她也幫他解開了淺藍色襯衫的紐扣。

他的胸肌不算夸張,但勝在緊實有力。

宋廷越的皮膚偏白,更顯斯文儒雅。

黎可兒愛不釋手的輕撫宋廷越的胸口。

如蘭的氣息,像撩人的鵝毛,拂過他緊繃的皮膚。

“可兒……”

宋廷越喉嚨發緊,全身的血脈逆流。

連聲音都在顫栗:“想要嗎?”

“嗯。”

黎可兒眨了眨眼。

眼眸之中,是如水的春情。

她舔了舔干澀的嘴唇,緩緩說出壓在她心底的話:“老公,我希望你和我在一起,是因為……愛我,而不是因為……結婚證……”

黎可兒的話讓宋廷越有所觸動。

他低頭,再次吻上她軟糯的芳唇。

“可兒,我愛你……”

知道她喜歡聽。

他厚著臉皮,也要多說幾遍,讓她聽個夠。

黎可兒滿心歡喜,緊緊抱著他,弓起身子,配合他。

“老公,我也愛你。”

她好愛好愛他。

結婚以前,她覺得有錢就行了,婚姻不需要愛情。

結婚之后,她變得越來越貪心。

不但要錢,還要愛。

宋廷越全心全意,毫無保留的愛。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