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銀灰色的瑪薩拉蒂總裁在黑絲絨般的夜空下,有節奏的晃動起來。

月光透過車窗玻璃,照在兩人的身上。

兩人緊緊相擁,早已經不分彼此。

水乳交融。

一遍又一遍,反反復復,加深著彼此的感情。

直到筋疲力竭,掏空了所有。

黎可兒心滿意足的靠在宋廷越的懷中。

聽著他的心跳,由著他抱她上樓。

她的裙子,一片狼藉。

底褲都不知道去哪里了。

宋廷越知道黎可兒懶,不但幫黎可兒洗澡,還幫她洗頭,洗完頭,再吹干。

黎可兒的頭發多,又長,還容易出油。

如果宋廷越不幫她洗,她都懶得洗。

頂著一個大油頭,穿著睡衣在家里碼字。

宋廷越有輕微的潔癖,見不得她頭發油。

以前催她洗頭,黎可兒嘴上答應,卻一直拖,說晚點兒再洗,有時候拖到深夜,索性就不洗了,倒頭就睡。

幾次之后,宋廷越看不下去了,就買了一個專業的按摩洗頭床。

讓黎可兒睡上面,他幫她洗。

黎可兒也很享受宋廷越的服務。

還不讓他穿上衣。

她說,他不穿上衣給她洗頭,這服務,能值五百,如果穿了上衣,就只值三十了。

宋廷越幫她洗頭的時候,她還會時不時的伸出咸豬手,騷擾他。

兩人在洗頭床上,也沒少擦槍走火。

在黎可兒的帶動下,兩人越玩越花。

宋廷越一直壓抑的動物本能,也徹底釋放了出來。

洗完頭和澡,黎可兒一身清爽的躺在床上,宋廷越又拿來面膜,幫她敷上。

黎可兒忍不住感嘆了一句:“老公,你都要把我寵成廢人了,離開你,我肯定生活不能自理了。”

宋廷越笑道:“那就不要離開我,讓我照顧你一輩子。”

“好啊,嘿嘿。”黎可兒不敢笑得太開心,以免臉上的面膜移位。

她敷著面膜,宋廷越還幫她涂抹身體乳。

前前后后,上上下下,都涂了個遍。

“老公……”

黎可兒嬌滴滴的輕吟一聲,癡癡的望著宋廷越。

宋廷越知道她有想了。

他悶悶的笑了一聲:“呵呵……你喊老公也沒用,被你榨干了,一滴都沒有了。”

“討厭。”黎可兒嘟起小嘴,嬌嗔的輕輕踢了他一腳。

這一腳踢在了宋廷越的懷中。

他順勢抱住她柔弱無骨的小腳,輕撫她白皙柔嫩的皮膚。

老婆真好看,腳都這么香軟。

忍不住又摸幾下。

他感覺自己越來越變態了。

整天都想著這些事。

黎可兒卻使起了壞,小腳順著宋廷越的腹部下移,蹭了蹭他。

“別鬧,真的沒有了。”宋廷越握住她的小腳,輕嘆一聲:“年紀大了,玩不起。”

“沒有啦,你還年輕,我是逗你玩兒呢!”

黎可兒嬌滴滴的說:“幫我把睡裙穿上吧!”

“好。”宋廷越起身到衣櫥,拿了一件真絲睡裙。

黎可兒晚上睡覺,就喜歡穿吊帶真絲睡裙。

宋廷越小心翼翼的幫她穿上,她沖他眨了眨眼:“老公,我穿衣服好看,還是不穿衣服好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