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男人眼底的諷刺毫無遮攔,他不相信用盡手段嫁給自己的白芙語會放棄如今的一切。

更不用說,那離婚協議的內容荒唐得可笑,除了要求解除婚姻關系之外,什么都不要。

貪婪如白芙語,可能嗎?

白芙語捏緊手邊的被子,直視著戰辰逸一字一句的開口:“我沒有任何計謀。戰辰逸,曾經我欠你的東西我都還給你了。”

我不愛你了。

這句話她沒有說出口,戰辰逸卻莫名在她眼里讀出了意思。

沒由來的情緒讓戰辰逸眸色一沉。

他快步上前,深邃的眼眸里氤氳著滔天風暴,幾乎要將白芙語席卷吞沒。

修長的手指挑起白芙語的下巴,一口煙霧噴在她的臉上,嗆得她別過頭咳嗽了幾聲。

看到女人狼狽的樣子,戰辰逸才勾了勾唇,抓起桌上的筆:“你當真以為不會我簽?”

白芙語咳出了些些淚花,此時安靜的看著他,什么也沒說。

戰辰逸見狀冷嗤,還不是欲擒故縱?

他飛快簽下自己的名字:“希望你真有本事做到。”

他知道,就算白芙語愿意,白氏也不會讓她當真離婚,這協議估計也只是威脅自己的手段而已。

只是,他不想縱著白芙語罷了。

簽完字后,他隨意將離婚協議一拋,扔在了地上。

想了想,又從錢包里掏出一張卡砸在白芙語身上:“這些錢,就當著這一年來的......”

他臉上的神情越發惡劣,輕輕吐出兩個字。

“辛苦費。”

戰辰逸離開后,臥室徹底安靜下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