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柳雪晴賭氣般收回了手:“我怎么知道?來的時候她就不在。”

原本以為的旖旎場面沒有發生,柳雪晴眸光微暗,一邊說著還仰頭去吻戰辰逸。

戰辰逸腦海中莫名閃過白芙語穿著這條裙子的模樣,不由得臉色一變,將人推開。

被他推開,柳雪晴不明所以:“逸哥哥?”

戰辰逸斂眸,遮住眼中深意,淡淡道:“下次別穿她的衣服了,不適合你。”

柳雪晴還想說些什么,卻聽戰辰逸繼續說:“你先回去吧,晚上暗夜見。”

她愣住了。

沒想到自己都這樣了,戰辰逸居然還不動自己!

可想到自己在他面前的人設,柳雪晴只好懂事的點點頭,離開前故意讓他看到了自己手臂上的心形胎記。

果不其然,戰辰逸的臉色瞬間柔和下來。

柳雪晴勾了勾唇,轉身離開。

柳雪晴身上的香味濃烈,將原本別墅內淡淡的幽香徹底掩蓋,戰辰逸微沉著臉抬腳上了樓。

主臥里,床上凌亂的被子還沒有整理,昨天自己隨意扔在地上的離婚協議書卻已經不見。

戰辰逸隨意的掃了一眼,嗤笑一聲便進了更衣間。

他看向更衣間的一側,屬于白芙語的衣服還在,剛剛柳雪晴便是在這里拿走的衣服。

果然只是虛張聲勢。

戰辰逸覺得無聊透頂,換了身衣服后離開了主臥。

他走得太快,并未看到床單上那凌亂灑著的血跡和地掉落在地上的銀行。

暗夜酒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