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沈總,您......”

一直守在不遠處的李淼見白芙語的臉色不太好,趕緊上前關心她。

這一幕恰巧被正在接受眾人恭維的柳雪晴看到了,頓時計上心頭來。

于是,在柳雪晴有意無意的暗示下,眾人的注意力漸漸轉移到了白芙語的身上。

“白大小姐不是出國去了嗎?怎么突然又回來了?該不會是出了什么問題吧?”

“當然是在國外混不下去了啊!國外怎么會有戰家......”說話的人似乎意識到了自己說錯了話,毫不走心的捂住了嘴。

可柳雪晴絲毫沒有介意的意思,反而甜蜜的捂住了自己的肚子:“我現在和逸哥哥已經很幸福啦,雖然白姐姐走錯了路,但我們還是愿意幫她一把的。”

在場的哪個不是人精?

一個是不受戰辰逸喜歡的前妻,一個是懷有身孕的未來戰家少奶奶,但凡是有腦子的都該知道選誰。

于是,在眾人的以訛傳訛之下,白芙語變成了在國外過不下去,黯然回國后被人包養的可憐女人。

雖然沒有人腦殘的舞到白芙語面前,但眾人古怪的眼神,還是讓她察覺到了不對勁。

“需要我去了解一下嗎?”李淼也察覺到了不對勁,連忙對白芙語道。

白芙語搖頭,唇邊的諷刺越發明顯,目光精準的落在了不遠處洋溢著得意笑容的柳雪晴身上:“不必了。那些人也就會逞些口舌之利罷了。”

當年她剛被沈家找回去的時候,遭遇過比這些目光更惡心的事。如今比較下來,也不過爾爾。

見白芙語的神情淡定,李淼有些不解:“您為什么不讓我直接宣布您的身份呢?若是有了法赫集團在背后支撐,那些人也不敢這般光明正大的背后嚼舌根。”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