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戰辰逸瞳孔微縮,卻是冷笑了一聲:"今天她要是有分毫損傷,我保證你們不能活著從這里走出去"

絡腮胡也有些緊張,他磕磕巴巴地說:"你,你胡說八道些什么呢?我不相信你還敢當著這么多人的面把我們該怎么樣。"

戰辰逸嗤笑:"十萬美金,買你們的命足夠了。"

他的眼神冰冷,看向絡腮胡就像看著死人。

"我們把她放了,你讓我們走。"絡腮胡猶豫了一瞬,這年頭就算賺到了錢也得要有命花才行。

戰辰逸搖了搖頭:"你們動了我的人,我就這么把你解放了,你覺得可能嗎?"

絡腮胡神色一變,正想要說出魚死網破的話,又被戰辰逸給打斷了。

"不過,你們可以將功贖罪,我保證只要你們達成我的要求,不僅不會有人追究你們的責任,而且還能拿到該拿的錢。"戰辰逸很快又補充了幾句。

絡腮胡狐疑的看著他:"有這么好的事兒?"

戰辰逸非常隨意的看著他:"現在這種情況我騙你還有什么意義嗎?"

絡腮胡心里念頭轉了好幾回,終于點了點頭。

很快的面包車后座的車門被打開,沈念卿慢慢的下了車。

沈念卿從車上下來,除了臉色微微發白,沒有任何問題。

戰辰逸上前一把抱住了沈念卿,輕聲在她耳邊安慰:"沒事了,沒事了。"

絡腮胡這個時候也走下車來,有些緊張的看著戰辰逸:"戰少,人我已經還給你了,可沒有半點傷害。你剛才說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