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兩人對視,空氣中仿佛輕輕蕩漾開來曖昧的情,仿佛什么人都插不進去。

“吉時到!”

看到這樣一幕,主持人也不由得笑容更深,這樣一對璧人似乎天生就應該在一起,沒有什么東西能夠將他們兩人分開。

戰辰逸輕輕牽起沈念卿的手,一步一步穩穩的朝著舞臺的方向走去,這不僅僅是走向他們的舞臺,更是走入了一種全新的生活之中。

“今日,你們便要結為秦晉之好。從此福禍與共,困難共度。執子之手,與子偕老,至白發蒼蒼,至生命之終,永遠不會放棄對方。你們可愿意?”主持人緩緩的說出婚禮之中最為古老的誓言,莊嚴而又肅穆。

戰辰逸和沈念卿對視一眼,滿臉笑容的說出了我愿意這三個字。

“禮成,送入洞房!”主持人笑著說道,底下立刻響起了雷鳴般的掌聲。

換好衣服的兩人在席間笑著向每一位來為他們祝賀的親友敬酒,很快沈念卿就喝得滿臉酡紅,醉倒在戰辰逸懷里。

火紅的喜房里,戰辰逸凝視著自己的新娘。

這將是他共度一生的妻子。

他小心將沈念卿放到床上,戰辰逸用毛巾替她擦了臉和手腳,才將她放進了被子里。

今天這個小醉鬼醉了,他們明日方長。

可等到他出來后,戰辰逸愣住了。

沈念卿不知道什么時候從被子里滾了出來,身上裙子也被她解開,露出里面滑膩的肌.膚。

戰辰逸眼中一暗,只覺一股熱流直沖到他的腹部。

沈念卿不知道什么時候已經醒了過來,眼神迷離的看著他:“老公?。”

戰辰逸像是一直盯著獵物的野獸,聲音暗啞:“今晚是我們的洞房夜......”

沈念卿軟軟的哼了一聲,也不知是醒著還是醉著:“我知道。”

戰辰逸的眼神一下子變得深邃,似乎要一直看到她的心里。

他的手從沈念卿的發絲間穿過,轉過身緊緊貼著沈念卿,聲音溫柔:“你知道我是誰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