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別說是他,就連在一旁觀戰之人心頭的困惑也都更深了一層。

明明林悅已然跌境,可他的實力為什么沒有絲毫受損。

“跌境之人,戰力依舊在宗師之上,這完全不符合常理啊!”

趙皆望著負手而立的林悅,愣愣出神。

“他應該是已經修復了自身的損傷,才能擁有如此恐怖的戰力。”

趙舉將紙條放入口袋中,凝聲說道,“但是,只要他還沒有再次踏入神武境,那我們的贏面依舊很大!”

“一對一,我們不是對手。不如聯手將他壓制,然后格殺!”

五老中排行最小的趙敵,咬了咬牙提議道。

“結陣!”

隨著老大趙舉的一聲高喝,其余的兄弟四人紛紛響應。

就連被林悅重傷的趙世也是擦干了嘴角的鮮血,強行凝聚真元,加入了戰陣之中。

五人列陣而立,手掌相抵,互為犄角。

一股玄之又玄的氣息在五人身軀之上凝聚激蕩,最后都匯聚到了趙舉一人體內。

他的修為,竟是在短短片刻間就超越了原本的大宗師境。

“這陣法有些古怪。”

林悅止步,微微擰眉道。

對于陣法,他也算是頗有研究。

可這種能夠將四人的修為,瞬間轉移的到一人體內的陣法,卻還是第一次見!

趙舉的這等變化,林悅都有些琢磨不透。

“林悅,今日就是你的死期!”

得到四人傳功的趙舉冷然一喝,體內磅礴氣機在瞬間怦然而出。

一掌轟出,引得風雷激蕩,空間都為止震顫。

與趙世的招搖不同,趙舉明顯要深沉不少。

不出手則已,一出手便是雷霆之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