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太一用腦袋親親蹭著我的胸膛,“鸞寶,我真的好愛你,你不要離開我......”

我心疼又無奈,“別怕,我不會離開,我是你的,以后只是你一個人的鸞寶......”

太一的聲音低了下去,“好,那你抱緊我,我們睡覺吧,我好困,眼睛睜不開了......”

他是真的醉的不輕,我輕拍著他的背安撫,“好,安心睡吧......”

***

次日醒來,我特意試探了一下。

太一已然忘了自己昨晚說過的那些不安的話。

既然如此,我也就沒告訴他,不只怕他尷尬,更怕他難過。

曾經辭淵的那份不安,不僅在他身上延續,而且還更嚴重了些。

這讓我越發心疼他,以后必須更加愛他,盡力給足他想要的安全感。

十五天的流水席結束后,新年到,我們一起回鳳州過年,生活回歸正軌。

一月下旬是摩天輪兩周歲生日,我沒有大操大辦,只喊帝俊和刑天來吃一頓。

帝俊常來,刑天又曾經住在女媧神宮,關鍵是摩天輪特別粘他,比對騰蛇還喜歡。

昊天他們我沒請,騰蛇和白矖都不愿意麻煩,我也就不勉強,免得他們覺得欠人情。

此時的麒麟產期已經很近了,我們都盼著她能生下女兒,那大家必然會搶著寵。

二月的第一天,太一就去了玄州,我們又開啟了白天各自忙,晚上再相聚的生活。

而后還沒過幾天,麒麟便發動了,我和騰蛇當即扔下議事的下屬,趕去了她住的宮殿。

白澤這幾天都陪著麒麟,看到我很驚訝,“你們怎么來了?今天不是要議事的么?”

我不甚在意,“本也不是什么急事,等等沒關系,麒麟生產才是頭等大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