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今天是我十八歲生日。

太爺爺突然給我打電話,讓我晚上一定要回老宅。

我還以為他給我準備什么驚喜禮物,結果只是回去跟二叔他們一起吃了頓飯而已。

飯后大家坐在一起喝茶聊天,他們都精神奕奕,只有我這么早就困得呵欠連天。

太爺爺年近九十,耳不聾眼不花,走起路來還帶風,他一臉慈祥的問我,“鸞鸞困了?”

我擦了把打呵欠帶出來的眼淚,不好意思的點頭,“嗯......是有點困......”

太爺爺笑著沖我擺了擺手,“那就去睡吧,你的房間我早讓人給你打掃好了!”

老宅是座位于西郊的兩層樓四合院,一樓是太爺爺的臥室,堂屋書房藥房等,二樓則是客房。

因為家族人多,房間又有限,過年節回去壓根住不下,大家只能擠著住,一屋睡好幾個。

除了太爺爺,就只有我擁有屬于自己的房間,我因此還被其他兄弟姐妹嫉妒,說太爺爺偏心。

有太爺爺開口,我全身而退,去房間拿了備用衣物洗澡,回來倒頭就睡,迷迷糊糊中聽到有人聲。

“睡著了嗎?”

“好像睡得挺沉的......”

“時間差不多了,給她準備吧......”

聲音有點熟悉,好像是太爺爺和我爸爸,我想睜開眼看看,眼皮卻重的根本抬不起來。

也不知道為什么,我今晚異常的困倦,睜不開眼也張不開嘴,聽到了聲音也只能沉睡過去。

我好像做了一個奇怪的夢。

夢里總有股濕咸的味道在縈繞,身下有種刺骨的寒冷,最重要的是好像有什么東西在身側。

我下意識的伸手去推,手卻被對方抓住,我用力的掙扎,奈何對方的力氣實在太大。

耳邊縈繞著一道低淳的嗓音,“長的跟她倒是有七八分相似,就是不知道脾氣如何......”

我猛地驚醒過來,睜開眼發現自己并不在老宅的房間,而是處于一片波光粼粼的水中,身下是一塊冰。

身側半躺著一個俊美如謫仙的奇怪東西,它一只手抓著我的手。

見我醒來它還有點意外,“難怪會掙扎,原來是要醒了,年紀不大,力氣倒是不小,有趣!”

我害怕的連聲音都在顫抖,“你......你是誰?不......你是什么東西?想要對我做什么?”

他抓住我另一只手,將它們壓在我身側,就這樣將我禁錮,低下頭湊到我的耳邊。

“本君名諱辭淵!”它呼出的氣息冰冷咸濕,嗓音低淳,“既是你的禮物,也是你此生的主人!”

什么禮物?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