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幽蘭皇帝一直追尋長生之術,總覺得我南楚的傳國玉璽內,藏有天大的秘密,所以不惜余力,發動戰爭,目的就是為了奪取南楚的傳國玉璽。可終究,邪不勝正。湛兒,幽蘭會覆滅,全都是他們咎由自取,而你皇兄,是完全被有心之人蒙蔽,所以才會對我們如此仇恨。如今真相已經大白,也算是了卻了朕的一樁心愿。朕因為這件事,心里已經苦了幾十年了。”

聽完講述的慕容湛,怎么都沒想到,當年的真相竟然會是這樣。

所以從一開始,所有的一切都只是居么?

不管是慕容桓,還是慕容桓的母親,只怕都是幽蘭覆滅南楚的一環。

只是可能幽蘭皇帝沒想到,南楚會是這樣一塊難啃的硬骨頭。

哪怕是他集齊了全國之力,甚至還動用了可怕的巫蠱之術,也依然無法撼動。

不但最終功敗垂成,甚至自己也遺臭萬年,慘死收場。

只是有一件事,慕容湛沒有想通。

“既然阮氏早就已經死了,而從小慕容桓又教養在母后手下,那為何,還有人故意挑撥?還有,幽蘭縱然覆滅,可幽蘭人也應該還很多才對。可為何,都這么多年了,南楚境內,始終沒見到幾個幽蘭人。”

“這便又是另一樁密辛了。”

原來當年為了毀了南楚,幽蘭皇帝在最后決戰的時刻,聽信了巫蠱妖人的慫恿,居然以活人獻祭,煉制巫蠱傀儡,結果所有幽蘭的百姓,都成了被迫害的對象。

即便后來還幸存了一點,也早就改頭換姓,徹底遠離了過往。

所以幽蘭皇帝會死,真的一點都不冤。

沈昭云聽到這里,忍不住插話了一句:“那當年那個巫蠱妖人,可有被斬草除根?他的名字,可是巫蠱散人莊無憂?”

“你認得他?!”

聽聞莊無憂的名字,烈元帝簡直驚愕得不行。

如此,也算是進一步證實了沈昭云的猜測。

想不到幫著慕容桓的齊老,居然就是莊無憂。

而莊無憂,就是當年的那個巫蠱妖人!

可他這么做,究竟有什么目的?!

害死了這么多人,難道他能得到什么好!?

似是看出了沈昭云的疑惑,慕容湛眸色凝重道:“有些人,或許一開始并不想害人,他想要的,不過是功名利祿,或是榮華富貴,可漸漸的,因為自己想要的實在太多,如果不害人,就得到任何一切。為了自己的私欲,他便無限放大自己的邪惡,并且還為自己尋找冠冕堂皇的理由。這種人,就只配被稱為畜生。”

沈昭云沒有接,只是心里,終究是遺憾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