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慕容湛你干什么,你瘋了么?!”

因為被拽得生疼,忍不住沈昭云用力的甩開了他的手。

結果一個不察,又導致慕容湛傷口裂開。

慕容湛蹙緊了眉,完全不在意后背的傷已經崩裂,鮮血流了一地。

只一瞬不瞬,盯著沈昭云的眼睛道:“沈昭云,你當真不明白我是什么意思么?”

沈昭云被看得有些心慌,忍不住逃避:“我,我不知道你在說什么。”

“不知道我在說什么?”

慕容湛冷笑,竟頭一次有了瘋批的樣子:“我與你,是三媒六聘的正經夫妻,是入了宗祠,拜了天地與祖宗的,如今你輕飄飄的一句話,居然說要和離便要和離?究竟,你當本王是什么?是你想要便要,想丟便丟的么?!”

“你……”

沈昭云不明白慕容湛為何會發這么大的火。

明明當初和離,不是兩人都商議好的么?!

反正正好慕容湛也不喜歡自己,而自己也不想困于宮墻。

大家好聚好散,不是一拍兩合?!

明明都已經是說好的事,可這男人竟然想反悔。

“慕容湛,你究竟發什么神經,咱們當初,不是已經說好了等到皇上蘇醒,過了他的明路,咱們就直接和離么?身為男子漢大丈夫,你怎么可以食言而肥?”

“便是本王要食言而肥,你又待如何?本王若不愿,誰還能強逼不成?!”

“你,你簡直不可理喻!”

沈昭云不想在宮門前同他吵。

尤其還是這么可笑的理由。

明明兩人都已經說好了,怎么可能因為他的發神經,就當什么都沒有發生。

雖然不懂慕容湛為何會改變主意,可這個婚,她當真是離定了!

“今晚我就會搬離楚王府,相識一場,還望楚王可以好聚好散。”

說完,沈昭云便徑直離去了。

由始至終,慕容湛都一直冷冷看著她。

直到沈昭云的身影,都已經遠得看不見了,他才意識到,這女人根本不是開玩笑。

所以由始至終,她真的是想要離開自己的。

而不是欲擒故縱。

那她從前的深情,究竟都算什么?!

還有這一路生死相依的逃亡,難道也能就這么算了嗎?!

不,不能!

隱隱有一個聲音,在慕容湛的心底瘋狂的咆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