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放肆!”

門房不放,洛云楓正要強沖,一行人忽然騎著馬行了過來。

而為首的,赫然便是一身玄色大氅的慕容湛。

慕容湛騎在馬上,居高臨下。

冷冷睥了一眼洛云楓他們后,就冷嘲道:“洛世子真是好大的威風,如今受了重視,便也敢來我楚王府撒野了?”

“楚王!”

洛云楓沒想到他會說出這樣的話,頓時無語道:“王爺,不管發生了什么事,昭云始終是你的妻子,而此次南下,還有誅殺逆賊,她都有不可忽視的功勞,你豈能隨心所欲,說將她禁足便禁足!”

“這是我們夫妻之間的事,與外人無關。”

“與外人無關?!”

齊氏霸氣的將拐杖一杵,直接來到了慕容湛面前:“楚王,從前我便覺得你面目可憎,因為一些雞毛蒜皮的事,就對我昭兒各種冷待羞辱;如今她多次護你性命,甚至還幫助你立了大功,可你不但不知感恩,反而還將她囚禁于此,說,你到底是安的什么心?!若是說不出個所以然,可休怪老身的拐杖不認人!”

“老夫人,稍安勿躁,王妃不乖,多次挑釁本王的威嚴,本王不過是小懲大誡,等到禁足的日子到了,自然便會放她出來。難道你們很想事情鬧得人盡皆知,到最后,又讓她受千夫所指?!”

“哼,你少拿這些冠冕堂皇的話嚇唬我!若是昭云真這么不懂事,早在你們被定為謀逆,被繼后還有恒王追殺的時候,她就撂挑子不干了。可她非但沒有,反而還陪你做最危險的事。你如今如此待她,難道良心就不會痛么?!”

痛,當然痛!

可再痛,也比不過她要和離的心痛!

如果不把她關起來,恐怕他真的就要永遠失去她了!

只要一想到這一點,慕容湛就憋悶得有些窒息。

“老夫人,我敬你是長輩,可你若膽敢放肆,本王同樣不會輕饒!”

說畢,慕容湛便朝身后的侍衛大手一揮:“來人,送客!”

靈風隱在所有的侍衛前面,見狀,不由暗嘆了一口氣。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