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她拉著司擎堯,近乎哀求的說:“別去,好嗎?”

如果是其他事,司擎堯會慣著她,聽她的,但這件事他絕不可能妥協。

“乖。”

他親了親蘇染的臉,聲音溫柔的不可思議:“我有緊急事務需外出處理,你和兒子在家乖乖等我,我會盡快回來,聽到了嗎?”

司擎堯將蘇染輕輕放先按,他深邃的眼眸中閃爍著堅定的光芒,仿佛沒有察覺到蘇染眼中隱含的祈求。

他只當她并未聽到那通電話。

如果可以,他寧愿與她坦誠相待,但她若選擇沉默,那他只能自己去揭開真相。

“哦~~”

很勉強地點點頭,蘇染有些不滿的哼了哼。

可就算是這樣,她也還是微微地撅著,乖乖地親了親司擎堯……

司擎堯回了她一下,然后轉身,毫不猶豫地離開。

蘇染也接著站了起來,臉上的表情有點復雜,可是她又做不了什么,什么都做不了。

自己總是這樣子的無能,無論是三年前還是三年后,都一樣地無能……

這種感覺很無力,讓蘇染心中的苦澀如同漣漪般蕩漾開來。

蘇染自然是睡不下去的。

她想了下,還是決定下樓。

她走向兒子,抱著他輕輕的哄。

一旁的司煬直勾勾的盯著她!

花優優和許奶奶也同樣緊盯著她。

三個人最沉穩的反而是許奶奶。

她話語不多,眼神中透露出一種威嚴,就這么盯著蘇染。

然而司煬和花優優卻截然不同,他們如同餓狼般圍攻著蘇染,仿佛要將她生吞活剝。

這種被眾人圍攻的感覺讓蘇染倍感壓抑,但她知道這一切都是自己的選擇,無法責怪他人。

她長長的嘆了一口氣,決定好好跟他們說說。

就在她被圍攻了近兩個小時后,司煬接到了一個電話,他的臉色瞬間變得凝重起來!

因為電話那頭傳來的消息是——

司擎堯受傷了。

現在正在醫院接受治療!

司煬那張年輕俊逸的臉上帶著沉重的凝重,這樣的表情讓蘇染的心猛地一沉,不好的預感瞬間籠罩了全身。她立刻詢問:“司煬,究竟發生了什么事?”

千萬不要有什么不好的事情發生……

“蘇兒,老六他……他受傷了,現在在醫院。”

司煬將手機緊握在手中,抬頭擔憂地看著蘇染。

她剛回來,怎么老六就出事了呢?

這究竟是怎么回事?

“怎么會受傷?還嚴重到要住院?他不是好好的嗎?究竟出了什么事?情況嚴不嚴重?”

蘇染的臉色瞬間蒼白,一連串的問題脫口而出。

如果不是因為懷里還抱著小球球,她恐怕已經沖到司煬身邊,緊緊抓住他搖晃了。

“大哥沒有詳細說明,只說剛剛送進醫院。我們現在就去醫院看看。”

“我一個人去就行了,人太多可能會影響他休息。你們在家等消息,順便照顧下球球。”

“我來抱他,我來抱……”

蘇染的話還沒說完,坐在她旁邊的花優優已經伸出雙手,急切地想要抱過球球。

這個小家伙實在太可愛了!她以后一定要生個女兒,把他拐來做女婿!

“球球有點淘氣……”

蘇染挺擔心。

但花優優拍著胸脯保證:“放心,我會好好照顧他的。”

她雖然還是個未婚的少女,但是個孩子王,小朋友都喜歡跟她玩。

再說了,還有許奶奶在呢,她老人家照顧孩子可是有一手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