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蘇染猛地推開門,快步沖了進去。

然而,在看到病房邊站著的身影后,她的步伐突然停了下來,她清澈的眼眸也立刻變得冷冽。

那道身影是司老爺子,那個在蘇染心中如同老狗登般存在的糟老頭子。

而更讓她難以接受的是,這個老狗登竟然是她深愛的男人的親爺爺!

司老爺子在蘇染進門的同時轉過了頭,他的眼神冷厲,仿佛能射出寒芒。

很顯然,他對蘇染的到來也是很不歡喜的。

可明明三年前,他還是那么的喜歡著蘇染,是那么的捧著蘇染。

這個中轉變的原因,讓人無法理解。

在場所有人都知道不對勁,但這個時候,卻什么也沒辦法問,只能靜靜的站在原地,看著。

而蘇染同樣站在原地。

她與司老爺子對視了片刻,然后大步走到病床的另一邊,與司老爺子面對面站立。

然而,她并不是為了與司老爺子交流或靠近她,她只是來看望躺在病床上的司擎堯。

但是司擎堯本人都還沒來得及開口,司老爺子就率先發話了——

“你來干什么?”

司老爺子這句話讓蘇染感到非常不悅。

她來這里是為了看望她深愛的男人,這是她的權利,而不是需要向別人解釋的事情。

她和司擎堯是戀人,是夫妻,彼此才是最有資格探望的人。

他算個什么東西?

想到這里,再加上三年前的舊仇恨,蘇染直接沒有理會司老爺子。

她猛地低頭,去仔細地觀察著司擎堯。

她是個醫生,望聞問切樣樣精通,只是這么掃幾眼他的臉,她就知道他還好。

所以她懸著的心,這才稍微放下了一些。

“我問你話呢,你怎么都不理人?你就是用這種態度來對待長輩的?”

司老爺子的語氣中充滿了不滿和責備。

然而,蘇染并沒有退縮。

她抬眸看向他,眼神冰冷,與其更是冷。

她回應道:“老爺子,想要讓我尊重你,你自己首先應該有長輩的樣子。”

在蘇染看來,司老爺子這個所謂的“長輩”只是一個殺人犯,一個扼殺了自己重孫子的殺人犯!

當初要不是被他逼迫,她的大兒子何至于才剛出生就沒有了呼吸?

想到這里,蘇染就一肚子的恨!

這樣的司老爺子,又怎么配得上她的尊重?

“在我的心里,你就只是個殺人犯而已,扼殺自己孫子的殺人犯!其他的,你不配!不配!”

蘇染緊緊握著拳頭,努力控制自己的情緒。

她已經在心里忍受了司老爺子將近三年,現在司老爺子再次站在她面前,那種高高在上的態度讓她無法再保持冷靜。

她壓低聲音怒吼著,這是她心里積壓了許久的憤怒和不滿。

她無法對司老爺子保持尊重,也無法再忍受他的傲慢和冷漠。

而司老爺子,本來就是很傲慢的一個人,尤其當著這么多人的面,讓他被蘇染這樣甩臉子,他哪里受得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