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他在警告蘇染——

“不許亂說話!否則……”

這警告意味雖然只是一閃而過,但心思細膩的蘇染還是察覺到了。

蘇染差點氣笑。

這什么玩意兒了?

糟老頭子!!!

司老爺子冷哼一聲,立刻挺直腰桿,傲氣如常地離開了病房。

這是他生平第一次選擇逃避,這當然很丟臉。

但他實在無法面對司擎堯的冷漠和質問,也無法承受真相所帶來的后果。

病房內再次陷入了沉默和壓抑的氣氛。

司擎堯看著司老爺子離去的背影,眼中閃過一絲冷冽的光芒。

等老爺子徹底離開,他轉向蘇染。

他靜靜地看著她,仿佛要看穿她的心思。他沒有開口阻攔,只是伸出手扣住她的下顎,迫使她看著自己。

“嫣兒,你說。”司擎堯的聲音平靜而堅定,仿佛他已經做好了面對一切的準備。

蘇染被迫看著司擎堯,但她的眼神仍然有些閃躲。

她試探性地反問:“司擎堯,還是算了吧?”

她并不是想要幫助司老爺子,而是擔心真相會傷害到司擎堯。

然而,司擎堯卻對她的回答感到憤怒。

他真想要撬開她的腦瓜子,看看里面到底裝的是什么。他覺得她的隱忍和痛苦讓他無法忍受,而她的逃避更讓他感到失望。

“算了?蘇染,到現在你還說這樣的話,不覺得很過頭嗎?”

司擎堯的聲音中透露出不滿和失望。

他強調,如果換做是他,他絕對不會算了。

他已經聽到了蘇染和司老爺子的對話,了解了她的痛苦和隱忍,這更讓他無法釋懷。

最終,蘇染在司擎堯的堅定目光下選擇了屈服。

她靜靜地凝視著他,然后點了點頭:“好,我說。”她知道,她無法再逃避下去了。

在司擎堯的堅定和哀求下,蘇染終于妥協,決定說出真相。

三年前的那天晚上,頭頂上那根熊熊燃燒著的橫梁直直地往自己的身上砸落下來的時候,蘇染來不及閃躲,她連叫都沒有叫,只是靜靜地站在原地,愣愣地看著。

其實蘇染并不害怕,真的不害怕,她只是覺得悲哀。

她為自己在臨死之前見不到那個自己深愛著的男人而悲哀,為為自己還來不及再說一聲“我愛你”而悲哀。

眼底劃過一絲悲戚,蘇染不斷在心里默念著司擎堯的名字。

她那本來打算攜手一生的愛情,眼看著就要伴隨著洶洶烈火而灰飛煙滅了。

遺憾,真的很遺憾;

心酸,真的很心酸;

不想要離開,真的不想要離開……

或許是蘇染不想要離開的念頭太過強烈,或許是蘇染心里對司擎堯的呼喚太過強烈,又或許是蘇染內心的感情太過強烈,美麗火鳥的羽翼下,老天,在最后一秒,選擇了開眼、仁慈,和救贖,

眼看著沾染著的火花的橫梁就要砸到蘇染身上的時候,竟突然有個強壯的胳膊霍的扯住了蘇染,一把將她從死神的手上拽了回來。

蘇染猛地回頭。

馬上,她心中的狂喜瞬間轉化為失望,因為她以為救她的人是司擎堯,但轉頭卻發現是一個陌生的男人。

“你是?咳咳……”

才剛發聲,蘇染就被濃霧般的煙給嗆到了,劇烈地咳嗽了起來,那個男人也沒有再做任何的停留,扯住蘇染的胳膊,快步地往窗戶邊走去。

伸臂抱住蘇染的腰,男人在蘇染完全還沒有反應過來的時候,就已經抱著蘇染從二樓的窗戶處跳了下去。

動作,迅捷而夸張,但是卻也相當的干脆利索,更是叫一個相當的訓練有素!

完全就可以感受到她是個練家子!

“謝謝你救了我,不過你是?”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