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蘇染認為,她只要先低個頭,當司老爺子放了她之后,她再伺機找機會回來或者說是聯系司擎堯即可,沒有什么難的吧?

可惜的是,蘇染太天真了,真的是太天真了,她也把司老爺子想的太過簡單了……

司老爺子在官場混跡多年,越爬越高,權力也越來越大,這其中他所使出過的手段,根本就是蘇染這種單純心性的女子難以想象的出來的。

所以說,蘇染打著在日后再回來的主意,這點司老爺子又豈會想不到?

他又豈會不作出什么對策來應對?

在蘇染告訴司老爺子,她選擇離開之后。

司老爺子告訴她:“日后這個世界上你就當是不再存在了,你所要做的,就是徹底地從司擎堯的生命之中消失,然后,永永遠遠不要再聯系了。”

剩下的事情,都交給司老爺子去處理即可。

蘇染問:“你打算怎么做?”

“詐死。”

“什么?”

在得知司老爺子選擇的竟然是讓自己詐死的方式之后,蘇染沉默半晌。

她心里的痛楚,一陣高過一陣。

生離,她自己都接受不了,更何況是死別?

自己難道真的要這么殘忍地讓司擎堯獨自面對那種傷痛嗎?

想到司擎堯會經歷、正在經歷著的的痛楚,蘇染頓覺撕心裂肺的疼,就像是一陣巨浪,翻滾過來,直將她整個人給掩埋了!

蘇染沉默著、猶豫著,她不敢真的往自己的選擇上邁進哪怕是一小步,可是司老爺子又豈會允許她猶豫甚至是反悔?

既然答應了,那么她就必須要做到!

沒有再給蘇染任何猶豫踟躕的時間,司老爺子吩咐保鏢連夜將蘇染送到了北國。

那個與四九城相隔兩千多公里的城市。

那個對蘇染來說很是神秘的城市……

在北國安頓好之后,保鏢離開了,留下了蘇染一個人。

可是,他也只是在表面上離開了而已。

暗地里,他緊緊地跟隨著蘇染,時刻將那對老鷹般的眸子投諸在了蘇染的身上,注視著她、監視著她、也束縛著她。

蘇染本來不知道有保鏢在監視自己,可是每一次,在她試圖想要飛回去找司擎堯的時候,保鏢就再次如同一尊石像般地出現在了她的面前,讓她無能為力。

蘇染也幾乎每天都在嘗試著聯系司擎堯。

可是,她聯系不上,真的是聯系不上。

她被監控了,被全方位地監控了!

蘇染覺得自己真的很悲哀,很無奈。

是,自己表面上看起來是自由的,相當的自由,但其實她卻被一個龐大的隱形籠子給關押住了,給牢牢地關押住了!

司老爺子雖然沒有再出現過了,可是她卻根本連一丁點喘息的機會都沒有留給她!

她就像是一只被囚禁在籠子里的金絲雀,對遠在四九城的天空無盡地向往,可是卻根本連腳下的土地都逃離不了。

她只能活生生地被遏制在了原地,活生生地承受著這種生離的折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