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這就像是自己的面前擺放著一塊巨大的、布滿灰塵的玻璃,蘇染可以很清楚地看到自己深愛著的男人,她也完全知道他的方位。

然而,每當她興沖沖地想要走進去,靠近他、擁抱他的時候,卻總是會忘記這塊透明的玻璃。

然后,就被碰的鼻青臉腫、頭破血流的。

那種透著無盡蒼涼的悲哀。

那種看得見摸不著的無奈。

那種了解所有卻硬生生地承受著的滋味。

沒有身在其中的人,真的是無法感知到的。

哪怕是一丁點兒,都無法感知的到。

未經他人苦,莫道他人言。

試著去想象一下,一個柔弱無比的嬌小女子,孤獨地生活在一個完全陌生的地方,挺著個大肚子,心里裝著一個幾乎是用著自己全部的生命去愛的男人。

可這個男人,也被她用生命的謊言在折磨著、撕心裂肺著……

正是因為知道司擎堯在活生生地承受著何種煉獄般的煎熬。

也正是因為,每當想到司擎堯是在遠方承受著怎樣子的疼痛,蘇染的心,就像是被扔進了一個絞碎機里面,“咔嚓咔嚓”,很快就被絞的四分五裂。

鮮血淋漓一片了。

而蘇染的整個人,也像是被司老爺子親手扔進了十八層地獄的最底部。

她每天都在承受著水深火熱的煎熬,而后,冰封刺骨,最后就連身體里的血液都完全凍結住了……

就這樣子,蘇染每天都活在極端壓抑的痛苦之中,精神上備受著折磨,心靈上也是千瘡百孔,無時無刻不留著看不見的血。

而身體上,也就自然而然地消瘦了下去……

蘇染甚至覺得,自己每天就像是一個行尸走肉一般,意志消沉,找不到好好生存下去的動力。

她甚至就連生命力都在日漸地消退。

如果不是因為還懷著身孕,蘇染感覺自己真的就撐不下去了。

她甚至真的想過,真真正正地從這個世界上消失。

經歷了十月懷胎,蘇染在小縣城的醫院里面又經歷了身為女人的那種幸福的疼痛。

最終,她生下了一對雙胞胎。

可是,那個早先一步出來的孩子,也早先一步地離開了人世。

時間短的就像是他根本就沒有到來過這個世界上一樣……

可是時間雖然極其短暫,孩子存在著的痕跡卻如同烙印一般地印刻在了蘇染的腦子里。

尤其心臟上,是那般地清晰而刻骨,又是那般的疼痛灼傷!

孩子出事之后,司老爺子在第一時間知道了。

他的心,其實也是有點凄楚的。

其實,這將近一年以來的隱形控制下,司老爺子也經常受著折磨。

有的時候,他甚至有想過要放手,干脆讓蘇染回到司擎堯的身邊算了。

可是,這一年來,司擎堯和自己基本上就等于陌路人,他對自己,本來就有氣。

這要是再知道了自己對蘇染的所作所為,豈不是會恨死他?

以司擎堯的性格,甚至會和他決裂,會和整個司家決裂。

這是司老爺子絕對不允許發生的事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