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真是讓人難以置信,身為一位德高望重的長輩,司家那么大家族的家長,他竟然真的能做出這種無恥之事?

他真的說得出口嗎?

“你可真的是……”

蘇染冷笑一聲,毫不客氣的罵著他。

然而,罵的再多,也抵擋不了她心中的悲傷與怨恨如潮水般蔓延。

她深深痛恨著司老爺子!

雙胞胎的老大才剛剛離世,身為曾爺爺的司老爺子就如此急迫地來威脅自己。

難道他不知道那個孩子也是他的曾孫子嗎?

世上怎會有如此狠心的曾爺爺?

“你還是人嗎!”

蘇染無法理解司老爺子的動機,這樣的折磨對他自己和孩子究竟有什么好處?

他能從中得到了快樂?

還是成就感?

又或許,他的內心已經扭曲到只有看到別人痛苦才會滿足?

除了憤怒,蘇染也為司老爺子感到悲哀。

她生平第一次見到,也怕是唯一一次見到需要靠威脅才能成功的長輩。

然而,悲哀的又何止是司老爺子?

蘇染自己同樣深陷其中。

有家不能回的痛苦,被人控制的無奈,讓她深感悲哀。

“蘇染,你認清現實吧,不管你再怎么罵,再怎么怨恨,你也只能接受。”

老爺子這番話,讓蘇染徹底崩潰。

是啊,罵再狠又如何,除了面對這一切,除了接受,她別無他法。

她曾強烈地想要回到司擎堯身邊,但在司老爺子的威脅下,這個念頭已經徹底消失。

如果只是司老爺子的命,那也就算了,關鍵現在還牽扯到了司擎堯父親。

那也同樣是三哥的父親。

這讓蘇染如何無視?

讓她還怎么回去?

萬一她回去后,他們的父親真的死了,那她還如何面對司擎堯和三哥?

蘇染早年就失去了母親,她太知道這其中的痛苦了。

雖然司擎堯已經成年,三哥也成年,兩人看起來似乎早就遺忘了這個父親,但那畢竟是給了他們生命的父親啊!

蘇染是一點都不愿讓司擎堯也經歷這樣的痛苦。

“蘇染,你還在猶豫?你想想,如果你自己還想著回去找他,那就等于把選擇的難題交給了他,這對他來說,是何等的殘忍?”

司老爺子繼續苦口婆心的勸道:“如果他選擇你,那就意味著他要放棄他父親的性命,這是不孝。如果選擇父親,那你呢?”

“你覺得他會承受多大的痛苦?你又真的忍心逼他至此嗎?你就是這么愛他的?”

“我……”

是啊。

老爺子的這一番話,完完全全戳在了蘇染的心窩上。

那些確實都是蘇染無法想象的。

她愛他啊。

深深的愛著啊。

她哪里舍得、又哪里忍心這么對司擎堯呢?

老爺子感受到了她的動搖,連忙繼續勸道:“蘇染啊,反正你都已經離開他一年了,在他眼里,你就是死了啊,你何不干脆繼續裝死呢?”

反正人都已經習慣了她的離開,何必還要突然復活?

“你什么也不要做,只要保持現在的狀態,不出現就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