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許榮單手拎起了閆建年的衣領:“看清楚了,正是你爺爺我來找你索命的。”

  閆建年被這一盆冷水澆的算是徹底清醒了。

  尤其是在看到,面前這個人是許榮的時候,更是咬牙切齒:“許榮,又是你個混蛋。”

  許榮一定是天生來克他的沒錯了。

  閆建年從小到大,看到許榮就恨到咬牙切齒的。

  最開始或許只是一點小事,到現在,恩怨已經是越結越多。

  許榮笑了起來:“現在清醒了?”

  話落,一拳頭便砸了過去。

  清醒了好,他就是要讓這個龜孫清清楚楚的記住咯。

  稀里糊涂,可不會長記性。

  閆建年喝的太多了,哪怕是意識清醒了過來,可是身體還沒有招架的余地,只有挨打的份,想要去攔也效果不大:“住手,混蛋。”

  “有本事等明天單挑。”

  閆建年了解許榮的個性,對方肯定會來找他報仇的,他每天都在等著。

  許榮這個人,有仇都是當場就報的那種,絕對不會等著。

  可是許榮卻好像轉性了似的,這么長時間都沒有動靜。

  他都差點要以為,許榮要當王八了。

  閆建年一直都關注著動靜,對于發生的事情一清二楚。

  他就是故意去刺激許榮老婆的,但是也沒想到會那么嚴重。

  閆建年承認,自己就是存了報復許榮的心思,才會特意選在那樣的時刻。

  他就是要讓郝昕受刺激,就是要看著許榮著急上火,自責又不好過的樣子。

  只是他沒有想到,生孩子而已,會導致郝昕到了那種命懸一線,差點沒救回來的地步。

  許榮老婆要是真的把命搭進去,許榮只怕是真的會和他同歸于盡吧。

  閆建年了解許榮,逼急了,這是個狠人。

  許榮可不會聽這些破理由,他既然來了,就更不會給閆建年好過的余地:“單挑?老子現在只想弄死你。”

  “看好了,記好了,”

  閆建年喝了太多的酒,再加上許榮下狠手,導致他一點招架的余地都沒有。

  “住手,別...”

  閆建年有那么一瞬間感覺到,許榮不是在報復,是真的想要弄死他。

  “殺人償命啊...別打了,來啊...人...”

  許榮確實是恨不得將這個龜孫就這么打死算了。

  許榮停了手,看著閆建年如同一灘爛泥似的躺在地上,依然不解氣,又補上一腳:“有事直接沖我來,小爺我什么時候怕過。”

  “你走什么歪門邪道我管不著,別犯到我頭上來。”

  “想報仇,盡管來,是男人,就了找我,什么時候能把我打趴下,才算你是個男人。”

  “欺負女人算什么本事?唾沫星子都能淹死你。”

  許榮和閆建年從小就認識,打交道這么多年,結下了多少的梁子。

  閆建年從小就喜歡玩陰的,他從來都見不得這一套。

  但是,這些是他們兩個之間的事,閆建年卻故意叫人跑到郝昕面前去添油加醋的刺激郝昕。

  這已經不是男人不男人的問題,他閆建年已經不是人了。

  閆建年渾身上下都在疼,捂著肚子,嘴角還流著血:“你會后悔的。”

  許榮腳踩在閆建年的腿上,居高臨下的看著:“這話,送給你。”

  “這個事兒,這輩子都沒完,你盡管好好等著。”

  許榮依然覺得不解氣,補上兩腳才離開。

  閆建年躺在地上,半天都緩不過神來,捂著肚子喊叫。

  許榮,老子要是放過你,就不是閆建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