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王路看著她已經喝到不行了,還要繼續,將手里的酒給奪下來:“夠了,別喝了。”

  照文靜這個樣子,這么喝下去,得喝出事來。

  文靜在許家的時候,就挺不對勁的,現在完全就是在借酒消愁。

  文靜不依不饒的又重新抱起酒瓶:“不許搶。”

  “不許搶,你們誰都不許跟我搶。”

  文靜的語氣帶著委屈的哀嚎:“為什么啊,為什么要跟我搶啊,都滾啊。”

  為什么都要和她搶,難道她連喝個酒,都不可以了嗎。

  彪子就很無奈,陪著喝了半天,他們都還好好的,文靜自己倒是醉了。

  滿臉的迷茫:“誰跟她搶了?”

  “搶什么了?”

  他怎么一句都聽不懂呀。

  王路心里很清楚,按住了她:“別折騰了,沒有人跟你搶,是你自己想不明白而已。”

  文靜現在這個樣子,完全就是在庸人自擾。

  許榮甚至都壓根不知道文靜有什么心思。

  再說了,又哪里存在什么搶不搶一說呢。

  文靜哭嚎了起來:“憑什么啊,我那點不好。”

  到底憑什么啊。

  看著許榮和郝昕站在一起,看著他們一家三口的樣子,她心里真的好難受。

  她也知道,許榮或許不明白她的心意。

  可是,現在的許榮都已經家庭美滿了,她又算什么,她就好像一個笑話一樣。

  彪子更糊涂了:“誰說過你不好的?”

  文靜今天怎么奇奇怪怪的。

  馬一成在旁邊撇了撇嘴:“她想喝就讓她喝吧,說不定喝清醒了,明天就想明白了呢。”

  文靜現在,壓根就是自己在折騰自己。

  想不明白誰又能有什么招呢。

  他們倒是想勸一勸,關鍵文靜也得樂意聽啊。

  文靜抱著酒瓶,哭的不成樣子:“為什么啊,到底憑什么,為什么對我這么不公平的。”

  她從一開始,就是在追著許榮的。

  許榮喜歡什么,她就喜歡什么,她和許榮是一樣的人呀。

  有誰能比她和許榮更加般配嗎?

  她陪在許榮的身邊這么久,怎么就比不上郝昕呢。

  王路奪過她的酒瓶,將剩下的也給全部收了起來。

  “差不多就得了,都什么時候了,還搞這么一出,你早就應該想明白的。”

  王路已經有意無意的點過好多次了,讓文靜清醒一些。

  更何況,許榮結婚都多久了?

  文靜現在又搞這么一出。

  最最重要的是,許榮壓根就什么都不知道,壓根沒想過。

  “你最好自己爛在肚子里。”

  文靜最好可以自己消化掉。

  要不然,這種事情說出來,以后連兄弟都沒的做。

  文靜也不知道聽清楚沒有,一個勁的耍酒瘋,嘴里罵罵咧咧嘟嘟囔囔的。

  馬一成嘆了一口氣:“得了得了,現在說什么她也聽不進去啊,先送回去吧。”

  王路感到頭疼,這個文靜,到底什么時候能想明白。

  ————————————————————————

  郝昕沒有想到,郝父居然會有主動上門來找到的一天。

  “有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