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許芊芊將孩子哄睡著之后,抱回到房間里去。

  郝昕看著窗外出神,不知道在想什么。

  聽到開門的聲音,這才回過神來,看著小搖床里睡熟的兒子:“姐,辛苦你了。”

  許芊芊:“跟我這么客氣做什么,你現在,養好自己的身體就足夠了。”

  “其他的,什么都不要亂想。”

  家人如此,不是誰能改變的了的。

  郝父出門沒幾步,便遇上了許榮,心道不妙。

  許榮這個二流子到底是怎么回事。

  他到底還是不是一個合格的二流子了。

  現在怎么在家的頻率這么高的。

  許榮瞧見他,就知道沒好事,拐著摩托車,攔住郝父的去路:“叔兒,這個方向,你該不會是從我家出來的吧?”

  “你是不是忘記了點什么事?”

  既然都已經斷絕關系了,那就不要再稱呼什么老丈人了,怪不合適的。

  這人,該不會是又去給郝昕添堵的吧。

  郝父被這么質問,臉上怪沒有面子的:“用不著你提醒,我自己說過的話我很清楚。”

  “許榮,我們家和郝昕已經沒有關系了,也麻煩你不要再為難我的兩個兒子。”

  許榮懶散的拿小拇指掏起了耳朵:“倆兒子?我怎么記得,你有三個兒子的?”

  郝父心堵的慌:“你也沒有跟郝愿過不去。”

  郝昕那個死丫頭,就只認郝愿,當然不會去難為郝愿。

  許榮回答的就更加理所應當了:“那郝愿是我親小舅子,我跟他過不去做什么。”

  “人跟人,當然是不一樣的,你不是應該最有發言權嗎。”

  同樣都是自己的孩子,郝父不是分的挺清楚的嗎。

  郝愿是他的親小子,可是那倆,又算的上老幾?

  郝父被堵的說不出話來,可是,又十分的不甘心:“這是我自己家的事情,你不清楚內情,也沒有資格說什么。”

  許榮:“你也不清楚我們家的內情,管我要做什么?”

  他家老丈人,干的事情一件比一件離譜,倒是還蠻會給自己開脫的。

  郝父如今,是被磨的一點脾氣都沒有了:“許榮,你不要胡攪蠻纏,咱們兩家既然已經沒有關系了,你不要再招惹我們家。”

  許榮更覺得可笑:“你都說了沒關系,我做什么,你管得著?”

  “回去提醒你那兩個寶貝兒子,老實點,我可有的是時間,好好的盯著他們。”

  那倆小犢子,可不是什么省油的燈。

  郝愿明年要高考的,要好好學習,可沒有閑情逸致和這些無聊的人和事兜圈子。

  他不一樣,他有的是時間呀。

  郝父恨到咬牙切齒,又拿許榮沒有一點辦法。

  這是威脅啊,赤裸裸的威脅呀。

  許榮這種人什么事情做不出來呢,誰知道那天會不會對他的兩個孩子做點什么。

  許榮痞笑了一下:“叔兒,我家呢,你還是少來,最好也少氣我老婆,她要是不高興,我的日子就不好過。”

  “這我的日子不好過,誰都不要想好過。”

  許榮走開之后,郝父都半天回不過神來。

  “造孽啊,造孽呀。”

  許榮他到底想要干什么。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