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許榮回到家的時候,許芊芊正在抱著孩子哄著。

  許芊芊心疼的看著懷中的侄子。

  小家伙哭的那么厲害,她聽著都心痛,郝父可是做親外公的,她看著,可是一點心疼孩子的意思都沒有。

  許榮將孩子抱了過來:“以后但凡是郝家人來了,就不用請他們進來,壞人心情。”

  許芊芊一看他這個樣子就明白了:“剛才遇上了?”

  郝昕攤上這樣亂糟糟的家事,也是十分無奈呀。

  許榮看著小臉上還在掛著淚痕的兒子,心里特難受:“他來就沒好事。”

  許芊芊抱過孩子來:“好了好了,我來照顧孩子,你進去看看小昕,安慰安慰,別讓她太難過了。”

  “月子里可不能受氣的。”

  許榮推開房間的門進去的時候,郝昕正在捧著一本書看著。

  看上去并沒有什么問題,完全就是一副歲月靜好的樣子。

  其實,很多人說的都是事實,他跟郝昕站在一起,肉眼可見的不搭。

  要不是因為陰差陽錯的意外,他們兩個,那確實就是八竿子都打不著的那種。

  許榮在床邊坐下,臉湊近。

  郝昕原本就在出神,他這么忽然湊過來,被嚇了一激靈:“你干嘛呀,不知道人嚇人嚇死人的嗎?”

  她嚴重懷疑,許榮就是故意搞的這惡作劇的。

  湊這么近做什么,難不成還是想親她不成。

  不可能的。

  許榮一臉的無辜,反倒是湊的更近了一些:“要不要猜一下,我剛才回來的時候遇到誰了?”

  郝昕:“我爸?”

  畢竟郝父是剛出去,許榮又是剛回來,時間湊這么近,能遇到一點都不算奇怪。

  許榮大大咧咧的展開胳膊躺到床上,完全還是平時那吊兒郎當的樣子:“我老婆還挺聰明的嘛。”

  郝昕給了他一個白眼,將書合上,放到一邊去,端起旁邊的溫水喝了一口:“少來這一套,你要是想說就說,不想說拉倒。”

  她也沒有那么好奇。

  許榮其實也只是在試探郝昕的態度,見她沒有過度的陷在這件事情里面,也放心了不少:“郝叔大概以為我是什么好相處的人吧,你說他會不會是對我的名聲有什么誤解呀。”

  “難道我是什么很好相處,講道理的人嗎?”

  郝昕噗嗤輕笑出聲:“你還挺驕傲呀。”

  許榮:“那當然了,我是真本事,當然驕傲了,一點不虛的。”

  郝昕原本想要問一問為難郝天他們是怎么回事的,但是話到了嘴邊郝昕又忍住了。

  其實也沒什么好問的,郝家的那點破事,她可太清楚了。

  他們雖然是同父異母的姐弟,可是那對兄弟倆,一肚子的壞水,心思從來不會用到正途上。

  從小到大都是那個樣子,以捉弄人為樂,人前人后完全就是兩幅面孔。

  給他們點教訓也好。

  好讓他們離阿愿遠一些。

  郝昕不問,但是也架不住許榮自己樂意說給她聽:“你那倆弟弟,在學校還是蠻張揚的,挺有名啊。”

  “雖然是斷絕關系了,但是作為姐夫,我還是挺樂意關照關照他們的。”

  “不用客氣。”

  郝昕那種不太舒服的心情,似乎在一點點的消散:“你確定,他們不是想罵你?”

  許榮坐起身來:“看不慣我的人多了去了,他們倆算老幾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