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文靜承認,自己就是嫉妒,嫉妒到發狂的那種地步。

  憑什么呀,郝昕根本就一點都不懂許榮,他們是不般配的。

  自己陪在許榮身邊這么多年,現在還要被人當著面這么刺激。

  她不是執迷不悟的人,急已經很努力很努力的想要想通,想要讓自己不要再去想這些事情。

  可是她做不到啊。

  郝昕臉色愈發冷淡:“我不管你是怎么想的,少來我面前發瘋。”

  “你為他鳴不平,那大可以找他去好了。”

  “你到底是什么心思,我們就不需要點明了吧,還是你想說,需要我給你讓位置?”

  文靜喜歡許榮,這一點她早就看出來了。

  只是許榮那個樣子...看著倒是跟個純潔的二流子似的。

  文靜的心思她管不著,但是來她面前發瘋就很不好了。

  她又沒有欠著文靜什么。

  文靜自知理虧,氣焰稍微壓制了一些,不過也僅僅只是一丁點而已,心里依然還是氣不過:“你根本就不知道他是什么樣的人,他想要的是什么。”

  “你這么逼著他去做自己不喜歡的事情,你不覺得自己很過分嗎?”

  郝昕這個女人,心思實在是太重了吧。

  郝昕已經沒有心思和她瞎扯什么,就文靜這么大嗓門,一會都能將鬧鬧給吵醒。

  “他喜歡什么,你怎么知道?你要是真這么氣不過,找他去好了。”

  “凡事用點腦子,不要整天沒頭沒腦的,許榮他是個成年人,不是三歲小孩,我是有什么神通廣大嗎,我說什么他就要對我言聽必從?”

  “那你可真是太看得起我了。”

  文靜又來了火氣:“你想說我沒腦子?”

  郝昕懶得搭理她,去沖奶粉。

  看著郝昕這么無視自己,文靜更加難受。

  這么久了,自己也很想要想開,可是她就是繞來繞去都繞不開這個心結。

  郝昕:“你知道就好。”

  文靜火氣難消,但是當聽到房間里傳出孩子的哭聲時,心里咯噔一下,這才如同當頭一棒。

  自己剛才是不是聲音太大了?她完全沒有想起來,還有一個襁褓中的小孩子。

  文靜攥著拳頭,一忍再忍,還是選擇了轉身離開。

  這件事情她記住了,回頭,也是一定要去開導開導許榮的。

  她不能眼睜睜的看著許榮一步步的,變的越來越陌生呀。

  郝昕壓根顧不上文靜,沖好奶粉之后連忙去哄孩子:“好了好了,媽媽來了,鬧鬧不哭了。”

  文靜出去之后,一步三回頭,這個家里已經是郝昕的天下了嗎?

  文靜叫了幾個人去ktv,自己點上酒,開著歌。

  王路進來的時候便看著這人鬼哭狼嚎的,一副魂不守舍的樣子,目光看向旁邊的其他人:“她這又是怎么了?”

  文靜今天晚上這又是在整哪一出?

  彪子搖頭擺手:“不知道啊,來的時候就已經是這樣了,她也沒告訴我們啊。”

  馬一成翹著二郎腿,端著酒杯,痞笑了一下:“具體不清楚,不過我大概能猜到一點。”

  還有什么是能叫文靜這么魂不守舍的呢。

  他就算是不知道,也能猜到十之八九。

  王路立馬便明白了,指點又跟許榮脫不了關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