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王路突然的生氣,搞的在場的幾個人都嚇了一跳。

  包括文靜,也被嚇的一激靈。

  平時的王路都是笑呵呵的,脾氣算的是上他們這些人李比較好的那個,還沒見過對方這么嚴肅生氣的時候。

  王路嚴肅的盯著文靜:“你不要什么事情都跟郝昕扯到一起。”

  “你到底是因為氣不過許榮打破了誓言,還是因為你就是單純的想要跟郝昕作對?”

  “你對郝昕有敵意,不管什么事情都能聯系到她的身上去,郝昕好像也沒有得罪過你吧。”

  文靜老是把什么有的沒的事情都往郝昕的身上扯。

  到底是怎么想的,她自己心里最清楚。

  文靜被這種氣場震懾住了:“我...”

  文靜是想要反駁的,但是,她的反駁,又顯得毫無力度。

  “我當然是為了哥,你這是什么意思。”

  是她想要針對郝昕嗎?明明就是郝昕那個女人就別有用心,不是什么好東西。

  她是害怕許榮會被郝昕給騙了,算計了,有什么錯嗎?

  為什么連王路他們都要向著郝昕呢。

  王路被氣的直接站起來:“你好自為之吧。”

  郝昕又沒有得罪過文靜什么。

  文靜就是鬼迷心竅了,老是把任何事情都扯到郝昕的身上去。

  王路覺得,他現在已經不想勸了,話說多少遍別人都記不住,何必呢。

  文靜愛怎么著就怎么著吧。

  王路摔上門離開,其他人面面相俱。

  文靜氣的抄起啤酒瓶就砸到地上。

  馬一成無奈的上前:“行了行了,沒有這么砸自己場子的啊。”

  文靜心里有太多的委屈,沒有人能體會的到她的心情:“是不是連你們也覺得,是我在無理取鬧?”

  “你,還有彪子,你說。”

  彪子一臉的苦哈哈:“跟我有啥關系啊,你也別為難我呀。”

  他可真的是太無辜了。

  文靜執著的盯著彪子:“你說,我是不是很過分?你是怎么想的?”

  彪子這個人是最不會轉腦子的,說出來的話,可信度最高。

  彪子為難的拍了拍自己的腦袋:“你難道真的沒有覺得,你現在變了嗎?”

  “你以前不是這樣的。”

  許哥現在,過的不是挺好的嗎,文靜到底為什么要這么生氣?

  至于嫂子,也沒得罪過誰啊。

  文靜心里狠狠地一怔,好像忽然被點到了什么似的。

  是她變了嗎?

  馬一成撇了撇嘴:“其實,我覺得你應該是明白的,就是不想承認。”

  “有些話,你敢當著許哥的面去說嗎?”

  “你不敢,但是你敢當著嫂子的面去說,叫囂,這樣不就是在欺軟怕硬嗎?”

  人有些時候真的很奇怪。

  為什么下意識的就會喜歡去挑軟柿子捏呢。

  文靜沉默著,可是一聲不吭,彪子看了看其他人:“我也沒說錯話啊。”

  晚上,許榮回到家之后,發現郝昕的情緒好像挺不高的樣子。

  他說了好幾句話,郝昕都不樂意搭理他,只顧著哄孩子,拿他當空氣人一樣。

  “怎么了,心情這么不好,有什么不開心的說給我聽聽。”

  郝昕輕輕的拍打著兒子的小肚子:“鬧鬧不玩了,咱們該睡覺了,好不好呀。”

  許榮本來就是個急性子,被這么無視,一點不得勁:“你倒是理理我呀。”

  “我哪兒得罪你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