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今天早上還不是好好的嗎,這是受到什么刺激了?

  郝昕終于正眼瞧了他一眼:“不要吵,孩子要睡覺呢。”

  許榮:“......”

  做了一個閉嘴的動作。

  行吧行吧,他能說什么呢,暫時先閉嘴好了。

  郝昕看著他出了房間,心里還是覺得不太舒服,暫時不去想這些,將注意力都放在了自己兒子身上。

  郝昕將孩子哄著睡著,這才出了房間,發現許榮正坐在沙發上嗑瓜子,剝橘子。

  郝昕坐到他的對面。

  許榮放下二郎腿:“干嘛,坐這么遠怕我吃了你?”

  “你今天不對勁,很不對勁,出什么事了?”

  郝昕正色:“我要跟著你說正經的的呢,不要吊兒郎當的。”

  “現在姐也回去了,你那邊房間也空出來了,天氣這么冷,從今天晚上開始,就不用委屈你打地鋪了。”

  許榮愣了一下,擰起了眉頭:“這話什么意思?”

  這是明擺著趕他,嫌他礙事了?

  郝昕看著他的臉:“有什么不對的嗎?打地鋪你也休息不好,回房間去不好嗎?”

  許榮壓根不相信這個話:“少拿這個當借口,老子又不是傻子,隨你找個借口就瞎糊弄。”

  “天氣冷怎么了,家里又不是沒燒爐子,我火氣大不行嗎。”

  要是平時也就算了,今天晚上,郝昕明顯是情緒不對,又說出讓他搬回房間去。

  指點有事。

  郝昕依然還是那句話:“回自己房間去有什么不好的。”

  郝昕也可以感覺的到,許榮的變化。

  兩個人之間的關系,也沒有之前那么緊張,甚至...

  這種感覺還不錯。

  但是郝昕又很固執的認為,哪里有那么多和諧的關系呢,沒必要讓自己深陷其中。

  到時候,受到傷害的只會是自己罷了。

  許榮不言語,只是認認真真嚴肅的盯著郝昕看。

  郝昕也不打算瞞著他:“我覺得,你有必要跟你的好兄弟們解釋清楚一些,免得讓他們誤會。”

  “認為是我讓你受了多少的委屈。”

  許榮眉頭擰的更深:“誰?王路?彪子?不可能啊。”

  許榮想了一圈也沒想到誰。

  自己雖然混的比較多,身邊圍著的人更多。

  但是關系最鐵的,也就那幾個人。

  就算是彪子那個反應遲鈍的,也不應該會瞞著他跑到郝昕面前來說東道西的。

  那還有誰?

  郝昕也不言語,給他思考的時間。

  許榮想了一圈,忽然將矛頭對準了一個人:“文靜?”

  能干出這種事的,好像也就剩下文靜了。

  文靜的性子,多少有點咋咋呼呼,又不計后果。

  尤其是,文靜之前就和郝昕吵過架。

  郝昕繁衍的淡笑了一下:“看來你還是挺了解的嗎。”

  許榮確定了是文靜,就放心多了,至少先找到了根源在哪里:“她干什么?”

  他最近太忙了,都沒空去見他們。

  文靜這個人,就給他整開幺蛾子了。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