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郝昕也沒有隱瞞,將下午的事情說了一遍。

  許榮顯然有些不高興:“多管閑事。”

  他自己的事情,什么時候輪到別人來指手畫腳了。

  指手畫腳也就算了,這是他的事情,文靜找他提兩句意見,可以算是兄弟之間的事情。

  可是,直接越過他來找郝昕說三道四又算怎么回事。

  文靜這個人,以前也沒覺得有婆婆媽媽的毛病,現在是怎么了,轉性了?

  郝昕看著他這個反應,還是沒有忍住,問了一句:“奶奶為什么不讓你做廚子?”

  問出口之后,郝昕又有些后悔:“我就是隨便問問,你不用回答我的。”

  郝昕開始反思自己,畢竟,他們之間也沒有好到這種地步。

  好到可以探知對方的底細。

  許榮不想說的話,自己真有必要去逼問什么的。

  許榮放下了二郎腿,眼神空洞的看著一個方向:“奶奶非常抗拒我做廚師這件事情。”

  “她老人家認為,一個男人就應該頂天立地,做男人應該做的事情,君子遠庖廚,圍著鍋臺轉就是個笑話。”

  “因為這件事情,我們沒少起過爭執。”

  許榮想起了幾年前的事情。

  自己是挺喜歡研究廚藝的,只是他沒有想到,這會遭到從小最疼愛他的奶奶的反對。

  奶奶第一次對他發脾氣,就是因為這件事情。

  在奶奶看來,他居然會喜歡這種事情,就不是個男人應該做的。

  奶奶甚至可以接受他出去游手好閑,也絕對不接受他去做廚子。

  他要是做了廚子,就是對列祖列宗的背叛,這是女人做的事情,不管其他人是怎么想的,她老人家是絕對絕對不會同意的。

  自己這脾氣,也不是什么好交涉的人,他很堅持自己的念頭。

  就因為這樣,搞的全家不得安寧,吵吵鬧鬧沒完沒了的。

  即便是姐姐和爸都愿意支持他,奶奶都絕對不松口。

  郝昕看著他,懷疑是自己的錯覺,她居然感覺許榮現在似乎很脆弱的樣子。

  許榮自嘲的苦笑了一下:“我這個人,不服輸,誰都不服。”

  “奶奶從小最偏愛我,唯獨這件事情,一次次的和我生氣,吵架。”

  “直到奶奶臨終前,也依然念叨著,必須讓我親口發誓,這一輩子都不許去做這件事情。”

  許榮以為,他這樣的脾氣,一輩子都不會屈服的。

  他要做的事情,就一定要去做,誰都攔不住。

  直到奶奶臨終之前,逼著他發誓。

  老人家一輩子都那么疼愛他,呵護他,那是他的親奶奶,直到臨終之前都不合眼,必須要看著他發誓保證。

  他難道真的能讓奶奶合不了眼嗎?

  在那樣的情況之下,他掙扎過,但是最終,可是選擇了聽從奶奶的意思。

  他選擇了妥協!

  知道這件事情的人,只當他是為了讓老人家安心,勸他不要有什么心理負擔。

  可是他自己清楚,發誓的那一刻,是他對奶奶的保證。

  話是他自己說的,怎么可能會當做什么都沒有發生過呢。

  自己這些年,確定是過不了心里那道坎兒而已。

  自己的日子,過的多少有點渾渾噩噩,自暴自棄的意思。

  許榮回過神來,收斂好那些情緒:“就這么點事兒,沒什么特別的。”

  “文靜她就是沒事找事,不用搭理她,明天我去找她處理。”

  文靜那個腦子,是越來越糊涂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