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許榮這個人最不喜歡的就是廢話,直接開門見山:“你要是對我有意見,直說就行,用不著去我家,打擾郝昕。”

  文靜聽到這個話,臉上的笑容一下子便僵住,隨即苦笑了起來:“原來,在你眼里,我居然是這樣的人嗎。”

  “什么叫打擾,我這不過是替你鳴不平,說了幾句公道話而已,就是在打擾她了嗎?是郝昕說我壞話了對不對。”

  “我去找她了,沒錯,我敢作敢當,但我難道不是為了你嗎?許榮,你對許奶奶發過誓,現在你打破了誓言,我難道不應該懷疑她嗎。”

  許榮以前挺好的,自從有了郝昕,已經變了好多。

  許榮就這么冷靜的盯著她,搞的文靜自己都開始有些心虛:“我...我也沒說錯什么吧。”

  “再說了,我又沒拿她怎么著,她就和你告狀了。”

  肯定是郝昕回去告狀的。

  所以呢,許榮現在是來找她興師問罪的嗎。

  他怎么就那么相信郝昕呢,郝昕說什么,他就信什么嗎?

  許榮居高臨下的看著文靜,眼前這個人,讓他覺得都有些陌生:“我們是兩口子,她跟我說什么,不是理所應當的?”

  “你憑什么覺得,她就得忍氣吞聲的?”

  “那是我老婆。”

  文靜:“......”

  文靜昨晚上喝多了,原本就有點頭疼的,現在聽到這些話,每一個字都仿佛在刺激著她。

  是啊,是她自己自作多情了,在許榮這里,郝昕是老婆,而她,哪怕是認識了這么多年,有著這么多年的交情,也依然還是個外人啊。

  “我只是想提醒你,不要忘記你說過的話,許奶奶不喜歡的。”

  許榮:“這是我的事情,用不著你操心。”

  “這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你要是再怎么沒頭沒腦,咱們的交情也就到頭了。”

  文靜想提醒他什么呢。

  拿奶奶來壓他。

  王路沒覺得奇怪,手里假裝忙碌著自己的事情,許榮本來也不是什么好脾氣的。

  文靜平時瞎胡鬧沒關系,但是凡事都有個度的。

  文靜卻是被這一番話給嚇到了:“你什么意思?”

  “我只是在關心你,你就這么對我?許榮,你不要太過分了。”

  文靜就是覺得心里不平衡。

  自己一心一意為許榮著想,反倒是成為了一個惡人。

  郝昕呢?許榮對郝昕卻可以有那么大的容忍度。

  許榮是個很不喜歡麻煩的人,文靜現在這樣子,多少有點胡攪蠻纏的感覺:“我要是沒拿你當兄弟,就不會跟你在這里浪費唾沫了。”

  “我還有事,你自己好自為之。”

  許榮看了一眼時間,他還要去上班,今天還要幾桌席面,沒時間糾纏墨跡了,越過文靜去離開。

  文靜自己一個人,愣愣的站在原地,聽著摩托車發動的聲音響起,遠去,直到聽不到。

  文靜到底還是沒有忍住,眼淚一顆顆的掉下來。

  她做錯了什么?

  這么多年都沒有能宣出于口的情愫,一腔的愛意,她以為只要她陪在許榮的身邊,許榮總有一天會看懂她的心意的。

  許榮會彌補,他們兩個是多么的合適。

  可是沒有,這些都變成了她的一廂情愿,她就是一個笑話啊。

  她多年的陪伴,都比不過一個半路殺出來的郝昕。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