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再看一眼自己,身上穿著嶄新的衣裳,自從家里出事她下鄉之后她的人生就發生了天差地別的變化,再沒有穿過這么好的衣裳了。

  就在喬安意愣神的時候,破舊的木門被人從外面推開,發出吱吱呀呀的聲音。

  一個高大的男人端著一個碗進來,看到她睜開眼,黯淡無光的眼神下閃過一抹驚訝:“你醒了。”

  喬安意有些驚訝,這個人她見過幾次,是謝家因傷退伍回來的謝家二兒子,干活是出了名的利索。

  聽說這人在部隊的時候都當上的軍官的,但是因為眼睛和腿上都受了傷,被送回來的。

  但是這人長的有些兇巴巴的,叫人看一眼都害怕,村里的小孩子遇到都拔腿就跑。

  來到柳樹村兩年,這還是喬安意第一次聽到謝建南開口說話。

  謝建南沒有上炕,把碗端到喬安意面前:“喝藥!”

  喬安意強撐著坐了起來,小臉煞白:“謝謝,我...我不是應該在知青點嗎?”

  謝建南和她孤男寡女共處一室,說出去誰都別想做人了。

  謝建南想到她在落水之后就一直昏迷不醒,對現在的情況一概不知:“這是我家,半個月前,我們兩個已經結婚了。”

  喬安意整個人都不好了,腦子一片空白,眼神愈發警惕起來:“你胡說,我怎么可能結婚。”

  她一個清清白白的女孩子,怎么可能一睜開眼就結婚了呢?

  可是喬安意還是意識到了不對勁,比如墻上的喜字,再比如自己為數不多的幾件東西就放在箱子上。

  喬安意差點要急哭了,眼眶紅了起來,掉下水去沒有把她淹死到閻王殿,怎么還一覺醒來到了別人家。

  謝建南看著喬安意一副馬上就要哭的樣子有些不知所以。

  剛來的時候就是嬌滴滴的,現在還是這個樣子。

  喬安意原本就瘦弱,白白凈凈的,這眼眶一紅,叫人手足無措的,急忙把碗放到炕桌上:“你喝藥吧,我先出去。”

  他們兩個結婚原本就趕的急,喬安意還在昏迷中,估計是嚇到了。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