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謝建南出去之后很快就進來一個爽快的女人:“小喬妹砸你可算是醒了,你是不知道,可嚇死人了。”

  喬安意認識這個人,謝家大嫂武春梅,是個挺爽快的人,為人比較好,在村里她還比較熟一些,挺照顧她的。

  喬安意就好像抓住了救命稻草一樣,緊緊的拉住武春梅的袖子:“謝嫂子這到底是怎么回事?我要回知青點。”

  武春梅先是愣了一下,隨后明白過來,拍了拍喬安意的手:“你先別著急,別害怕,聽我給你說,這兒現在就是你的家,你還記得半個月前你落水的事兒不?”

  喬安意點點頭,那種窒息的感覺她怎么會忘記。

  等等,半個月?她睡了半個月這么久嗎?

  武春梅嘆了一口氣:“你還算命大,那河里經常出事呢,旁邊有你們兩個知青也不會水,干瞪眼看著,我家建南正好路過把你救上來的,又是按又是給你度氣的,你說這事鬧的人盡皆知。”

  “再加上你一直高燒不退醒不過來,去了一趟鎮上衛生所才把高燒給退了,可人說你怕是難熬,閑言碎語的,建南也不管那么多,他說自己負責,娶你。”

  現在想一想還挺后怕的,半個月醒不過來,村里都說喬安意多半是過不來了。

  建南實誠,知青都要上工,根本不可能照顧好喬安意,再加上村里傳的沸沸揚揚的,只能急匆匆的就結婚。

  就算是人真的好不起來了,他也負責到底。

  還好還好,喬安意總算是醒過來了。

  喬安意沉默的聽著,她清楚的記得,自己是被人給推了一把的,難道是趙書成嗎?

  武春梅拍著喬安意的手安慰。

  喬安意醒來的消息迅速的傳遍了柳樹村,知青們也跑來七嘴八舌的說了幾句。

  知青們來看過之后就離開了,畢竟這個年代大家都忙,下鄉的知青日子也不好過。

  喬安意偷偷的拉住和自己交好的段媛媛,詢問了一下,自己落水的時候身邊還有什么人。

  她當時的位置,是真的不知道,什么人推的她。

  段媛媛說自己聽到聲音過來的時候,就只有趙書成。

  等到晚上的時候,謝建南端著一碗飯進來,放到炕桌上。

  即便大家都說謝建南實心救她,但是一醒來自己就嫁人了,多了一個丈夫,喬安意還是害怕的。

  “你....”

  兩個人幾乎是同時開口的。

  喬安意立馬縮了縮脖子:“你...你先說!”

  這個男人長的高大魁梧,即便是脫了軍裝也難掩板正的氣質,板著一張臉兇巴巴的。

  看上去一巴掌都能把她給拍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